栗害的我

肴栗_深陷高三_无方

坑品一般、慎重关注

震惊!知名组合Knights副队长当众喊一男子为妈!原因竟是……




濑名泉:“妈——的智障…!”


ooc、私设多
傻泉出没注意避雷
夹带些许私货(很多)
日常喜剧轻微恶搞向
友情向、cp看个人
预祝食用愉快





三毛缟斑同学回到学校第二天对濑名泉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可以的话请濑名你和杏儿妹保持距离。”


气得濑名泉不知道是该骂一顿这位脑子可能不太正常的三毛同学还是给他一嘴巴子。不过儒雅如濑名泉,他选择了给他一个大白眼:)


“不问我原因吗?”斑瞪大了两只铜铃般的眼睛,有些疑惑。


“……”谢谢你啊我一点也不想知道。这么想着的濑名泉拿起了桌上的一本书,挡在脸前,阻隔了两人的距离。


某三毛同学慢悠悠地站起身探出头,自顾自颇有几分认真地解释了起来:“以母亲的眼光,我觉得你长了张不太和善和靠谱的脸,周身透着股垃圾男人的气息,百分之九十九的几率会让女孩伤心难过。”


“啪、嘣!”书本和上并狠狠拍在桌上的声音。


“哎呀,这么说你可不要不高兴啊?我可没有贬低和责备你的意思哦。”斑看到他不悦的神情,急急忙忙辩解了一句。


“三毛同学,可以的话请你和我保持距离。”不然我可能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把你从窗户口丢下去。濑名泉如是说。


“呃,我姓三毛缟,如果你记性不够好,叫我妈妈就可以啦~☆”


???这副关怀智障的表情是怎么回事?还有鬼要叫你妈妈啊??


“你真啰嗦啊?你姓什么跟我有关系吗?”终于没克制住胸口的那堵气,濑名泉拍桌站起身,略微抬头与斑对视。


可恶,他怎么这么高?


“是没有关系啦,但是母亲希望子女都能成为有礼貌的孩子,这种心情濑名能理解吧?”


“我又不是你的子女。”濑名泉又翻了个白眼,“三朵花同学先管好你自己吧。”


冷漠地说完,泉转身去了洗手间。完事还特地在镜子前多看了自己的脸半分钟。


怎么就不和善不靠谱了?无稽之谈:)





——你们好我是垃圾男人照镜子的分界——





话说那天过后一切照常进行着。


斑没有因为泉的冷淡而疏离他,反倒是时不时在他板着张脸想嘲讽别人的时候,突然蹦出来提醒他要儒雅要有礼貌要当一个讨喜的孩子。


泉:一边做你的白日梦去:)一辈子你也当不了我的妈。


虽然他是这么想,但只要两人同时出现在同一平米的空间内,濑名泉永远都是沉默着,一副好好先(孩)生(子)的模样。


毕竟面对斑不保持微笑,他的五官能被那个笨蛋气得扭曲吧,多难看。至于沉默,他只是怕自己开完口,会忍不住给三毛缟同学幼小的心灵造成创伤。


虽然迄今为止中伤的都是他自己:)


呵呵谁要他关心我还是不是在成长期了:)长不长高关他什么事什么叫做我拉低了3-a的水平线:)谁允许他给我搭配营养餐了还搭配的那么好吃:)不知道我在减肥吗因为他我这个月又重了三斤:)


所幸被强行投喂营养餐的不止他一个,最近3-a的早餐午餐都被斑一个人承包了。虽然这家伙看着不靠谱,但料理是真心做得好,搭配的也用心,大家都挺喜欢,就连最为挑剔的斋宫都没有拒绝第二次他准备的便当。


意识到这点,濑名泉难得热情地将自己便当盒里的料理分给众人。


呵呵不是嫌我矮?那大家一起胖吧。他心想。


这天,濑名泉照常来到某个可以直观看到2-a内部场景的角落,拿出了他的笔记本和笔。


笔记本封面上写着几个大字——《可爱弟弟的日常记录》。笔的材质很不错,笔身是很好看的绿色,透着些光泽。


濑名泉很喜欢这支笔,因为游君的眼睛就是绿色的,好看死了。


忽得脑中印入了一张讨人厌的脸,他的眼睛也是绿色的,不时的也泛些光。


…真是阴魂不散!三毛缟简直玷污了绿色的美!


话是这么说,但濑名泉又觉得他身上唯一的可取之处只有这对翡翠般的双眸了。


濑名泉张望了一会儿,意识到了一件不幸的事——2-a这节是体育课。


于是他火速地抱着相机切换战地。





——你们好我是游君控转移战地的分界——





迎面看见那撮褐色的头毛和矫健的身影,濑名泉有股想转身就走的冲动。


田径部为什么这个时候训练??


濑名泉不得不承认自己和三毛缟有缘,猿粪的缘:)


不过想起自己的主要任务,濑名泉又宽了心,假装没有看见斑,在操场上寻找着游君的身影。


斑跑完半圈抬头就发现了濑名泉,远远地挥手吆喝道:“濑名君~!濑名君~!”


他这一喊,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刚举起相机捕捉和小杏嬉闹的游君的濑名泉吓得手一抖,幸好脖子上挂着根相机自带的挂绳,不然这相机就该报废了。


濑名泉朝着斑的方向怒瞪过去,罪魁祸首正乐呵呵地朝这边跑来。


濑名泉才不理他,转过身准备继续捕捉他的游君。


游~君☆


然而等他转过头,哪里还有什么游君,连小杏也不在了。


“濑名君!”肩膀被重重地一拍,濑名泉差点重心不稳。扭过头,斑正满头大汗地冲着他乐呵,傻透了。


愤怒之余,一股恶趣味油然而生,泉飞快地举起相机按下快门,行云流水地将斑有些狼狈的模样永久地保存了下来。


哪天斑再骚扰他跳小天鹅,就用这张丑照堵他的嘴。濑名泉的算盘敲得有点响。





——你们好我是濑名泉敲算盘的分界——





自从那天捉到了斑的丑照,濑名泉发现自己可能敲算盘敲上瘾了。


只要斑一出丑,他就忍不住“咔嚓咔嚓”记录下来。久而久之,濑名泉发现到了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他的相机里面全都是三毛缟斑啊???游君的影子都没有了??


真相是这样的,每次濑名泉动身寻找游木同学的时候,斑都会突然蹦出来吸引泉的注意,或者是突然大喊起来,给游木真和小杏通风报信。


濑名泉当然发现了这很不寻常,但他没有深究,因为他觉得,三毛同学只是犯病了:)


#关爱智障人人有责#


比较让他恼火的是,三毛缟同学,老是喜欢动手动脚,没事就来个拥抱摸摸头。


以往也有人有这种坏习惯。对守泽千秋这种傻的,濑名泉还有对策,泼几句冷水浇灭他的热情。


可三毛缟斑他不是傻,他有病啊!他是个神经病啊!


起码濑名泉已经根深蒂固了这个思想。


笑话,没病会莫名其妙举高高一个一米七多的大男人吗?!


说到举高高,濑名泉永远也忘不了,自己被三毛缟斑单手“丢”进泳池的那一天。


明明他只是路过那里,碰巧瞄到了落单的游君。


游君背对着他,他刚想冲过去跟他打句招~呼☆


接着,他被突然出现的斑劫杀了。


斑扛起了濑名泉,单手。


泉下意识的挣扎,然后他,成功了。


但,他没站稳,而且,旁边是泳池,水深两米二的那种。


池子里的水淹没泉双眼的一瞬,他的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以后再理这个神经病他就吃了游君的写真集!


然而之后泉还是理了用一个意式双层虾肉卷向他道歉的斑,没有办法,除了游君,他无法抗拒的事物就是虾了。更何况那虾卷一看就皮薄酱多料足,把持不住啊。


看在虾卷的份上,那我就最后原谅他一次吧,下次就算他把游君送给我我也不会理他了。满嘴酱汁的濑名泉心说。


当然事后他并没有吃游君的写真:)





——你们好我是濑名泉吃虾卷的分界——





此时的3-a教室内,刚结束训练的几人面面相觑。数下人头,嗯,少了三毛缟同学。


“能翘掉训练真好啊,我也想和女孩子约会去啊。”羽风薰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


莲巳敬人推了推眼镜,习惯性地做出评价:“无药可救。”


翻着杂志的濑名泉淡淡地接上:“就算莲巳你想教导他,羽风也只有发骚这一个擅长做的事。”


薰苦着脸扫了眼泉,挥手为自己辩解道:“这不叫发骚,这是我溢出的荷尔蒙。”魅力太大他也很绝望啊:(


“你的人生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散发荷尔蒙吗?”泉不以为然,他很久没有这么惬意地说过话了,“有时候我真的怀疑羽风你是泰迪成了精。”


“……”薰无语,泰迪那不叫发骚,那是发情。在那方面他还是很纯良很保守的,至今为止他还没有遇到过能让他抱有幻想的女孩子。就连转校生也只是被视作“可以认真发展”的对象,不能乱来的。


“那不就是发情怪了吗?!”千秋在第一时间插话,笑着拍了拍薰的肩膀,“虽然我们是朋友!但如果你真的成为了坏蛋的话,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哦☆”


“哈、哈、哈。”薰表示他不想再跟他们尬聊下去了,然而千秋还在跟着泉秀智商下限。


他突然好怀念斑在的时光,濑名泉就知道欺负他。


“有时间闲谈,不如好好决定一下半个月后S1的演出方案。”敬人适时地结束了几人的玩笑。


“哦!差点忘记了!不过不等人到齐吗☆”


“谁管那个麻烦的家伙啊,直接开始就可以吧。”


“『今天上午斑君有来学校,说不定现在还在校园内的某处。』”


“玛朵小姐居然在意别的男人,我很伤心哦?”


“羽风,不许对我的玛朵无礼。”


“ 我说,干嘛要浪费时间叫回那家伙来啊?他不是一直都是独立活动的吗?”


“斑君的话,现在有可能和制作人在一起,他提起过要和‘杏儿妹’商量演出服装的事。”


“英智,体力恢复一些了?今天份的药吃过了吗?”


“呵呵♪敬人还真是爱操心,早上斑君已经监督我把药喝完了。”


“你也受了他很多照顾呢。”


“开始唠家常了吗?那我先去约会了哦?”


“所以就我们几个快点决定好就可以了吧。”


“羽风你等一下,机会难得,就今天决定好,免得你下次翘课不在,也减轻我的工作量。”


“『宗君也是这么想的。』”


“那派个人去找斑君吧!派谁去呢!”


全程被无视的濑名泉:“……”


“说的是呢。”天祥院英智笑着喝了口红茶,“因为泉君和斑君的关系看起来不太融洽,不如借此机会增进一下感情吧。”


濑名泉督了他一眼,明显不想动。


说起来最近英智来学校的次数明显多了,他现在那么热心,濑名泉赌一个虾卷,他绝对是为了斑的饭盒。


他可是这个班里把斑做的便当吃得最干净的人!每次!


#论大少爷的用餐涵养#


然而在众人热情和期待(并没有)的目光下,濑名泉嘴上叨叨着“超烦人”,动身踏上了寻找“妈妈”的征途。


在泉走出班门的第二分钟,薰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疑惑地看向千秋:“话说守泽你不是有三毛缟的联系方式吗?”


“哇!好像是哦!”一语道醒梦中人,千秋挠挠头,讪讪地笑了,“我忘了。”


“……”濑名真可怜。


#不怕神对手,就怕猪队友#





——你们好我是濑名泉寻找斑君的分界——





2-a班门口的走廊尽头,躲在楼梯后的濑名泉全神贯注地注视着不远处交谈的两人。


游木真看起来很精神,事实上他这阵子都保持着如此充实的状态,他对斑鞠了个躬,说道:“感谢斑前辈这阵子的照顾!”


斑揉了揉金发少年的头,笑答:“没什么没什么,我是‘妈妈’呀,而且也是看在杏儿妹的份上。”


看着游君头顶的那只手,濑名泉忍不住开始磨牙。


“是!”真又道,“不过我已经想清楚了,总有一天要向泉前辈坦白的,我不能再逃避了,我要告诉他这件事。”


听见自己的名字,濑名泉愣了愣。


???什么事?


“没问题吗?他会很伤心的吧?”是斑。


“嗯…如果继续隐瞒着他,以后得知真相了他会更难过的,对杏也不公平。”真低下头想了想,“而且我也希望得到泉前辈的祝福,和杏已经交往这件事,我会好好跟他谈的…!”


斑赞许地拍了拍真的肩头:“加油!我会帮你开导他的!当然你要照顾好杏儿妹噢!”


“是!谢谢您!”


濑名泉的眼神已经空洞了,脑子里却乱得一塌糊涂。和杏交往?我又错过了?等等他怎么能跟别人交往!没有被拒绝?不对他跟别人在一起了!


“抓到一只偷听的小猫咪♪”


“喂!”猝不及防被人举起,濑名泉扭头怒瞪打断他思绪的罪魁祸首。


被放下后,濑名泉转身就走,他真是怕了这个土匪做派的家伙了。


斑笑着追上,揽住濑名泉的肩,说道:“你都听见了吧?”


“……”泉不说话,习惯了斑的随意,也懒得理他。


“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呢,那孩子。”斑看起来心情不错,“一开始我还担心他不能照顾好杏儿妹,而且听说了你似乎很看重那孩子,到了一种危险的程度啊。”


“我只好阻挠你看到他们在一起的场面了,顺便观察观察那孩子,为什么杏儿妹会喜欢他呢?”


“还有就是我的私心啦,如果你知道了这件事,变得消极了,我搞不好也会挺难过的。”


闻此,濑名泉神情怪异地瞟了斑一眼,终于开口了:“少恶心我了,多管闲事的家伙。”


刚才一瞬间他居然觉得这家伙还挺不错的??错觉,一定是错觉。


“嗯…对啦,多管闲事的确不好,但我做不到视而不见啊。”斑居然露出了几分苦恼。


“过度的热情就会显得很古怪吧?虽然自称‘妈妈’,但毕竟我也不是你们真正的妈妈。”


“就算我做了再多的事,在别人眼里会不会把我当成怪人,会不会被厌烦,会不会被厌恶…一切都不得而知呢。”


“无法被理解,只能拼命拼命忽视别人的眼光。”


“泉也是一样的吧。”


不能被人理解,就算付出了再多,也只是再增添身上的标签。


“你真的很烦啊。”濑名泉仰起头,天空蓝的很刺眼,有什么从他眼眶里溢出。


或许不是他的错觉吧…这家伙的确是个好人。


泉深吸了一口气,捶了一下斑的肩头,力道不大:“啰啰嗦嗦的,快点走,那群家伙还等着你的便当。”


“哦哦。”


“还有你上次借我的衣服,我带过来了,待会儿不要忘记拿,我可不会提醒你的。”泉指的是上次自己摔进泳池,斑自责然后飞一般回到家里给他拿的那套衣服。


“哦哦哦。”这还是第一次,泉对自己说那么长一串话,斑想,“话说其实那套衣服是我国中时期的衣服呢。”


“那又怎么样?难道你想就尺寸问题跟我强调什么吗。”眯着眼睛斜睹他一眼,尺寸这两个字泉咬得特别重。


斑没想到他会问的那么直接,脸红红的有些犹豫。


要说吗?要说吗?他都问了?说吧!


于是他微微倾身,伏在他耳边说道:


“那个…内裤也是…”


“……”他果然还是那个神经病!


不过这次泉不准备忍着了,伴随着一个大白眼,他道:


“妈的智障…!”






OVER






感谢阅读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
这篇文一开始的主cp是斑杏
到底是为什么变成邪教了呢
我也不知道(。)
不过友情向也好吃的hhh
3a真好啊、四傻真可爱啊
有空多写点他们的日常吧(醒醒你的坑填完了?)
喜欢的话请不要忘了点赞or评论^_^

评论(15)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