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害的我

肴栗_深陷高三_无方

坑品一般、慎重关注

【鹤丸婶】喜欢你的原因?因为我怕黑呀!

ooc有
私设有
轻松的日常风
小虐怡情
R18版本走点这
预祝食用愉快





“人生三大乐事,吃饭睡觉打鹤丸.”这间本丸的审神者十一如是说.





“鹤丸!!!”清脆而有力的一声女高音,为崭新而又美好的一天拉开了序幕.


不过对于十一来说,很不美好、一点儿也不.


她珍藏的特摄CD又被鹤丸玩坏了,连盘带碟,值得一提的是,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十三次了:)


好在这次她有存档,但是看到地板上的CD残骸,她还是很心痛啊!!!


果然还是要把鹤丸打一顿才能解气!


这么想着,她匆匆从床上爬了起来,换衣服扎头发一气呵成,就为了能快点把鹤丸那家伙绑起来抽一顿.


啧,躺了太久全身都软绵绵的,居然走两步腰就开始疼了.


于是十一扶着腰,姿势怪异地下了楼,在厅内扫视了一圈,没看见那团雪白的身影.


反倒是看到了几位聚在一团嗑瓜子的付丧神,他们看向十一的神情各有不同.


“十一大人终于舍得出门了吗?哈哈哈…甚好~甚好~”


十一不可见地朝三日月翻了个白眼,她又不是明石那个深度懒癌.


“看到十一大人这么有精神,我就放心了.”莺丸笑着拿起来一块牡丹饼咬了口,看十一满脸的不悦,便猜到她是为何,咽下嘴里的饼,他道,“十一大人是在找鹤丸?之前我看到他去了厨房.”


得知了鹤丸的所在地,十一便抄起了根鸡毛掸子杀了过去.


可是谁来告诉她,这一地的竹笋是怎么回事.


“这还真是吓到我了.”说这话的是十一刚才在走廊上遇到的光忠,他刚去菜地里摘完菜.


十一抽了抽眉角,她觉得鹤丸今天绝对是吃饱了撑的,她挥着鸡毛掸子把墙抽得“啪啪”响,扯着嗓子骂道:“鹤丸!你给我滚出来!”


回答她的是一片寂静.


于是她抄起袖子开始翻锅盖——鹤丸保不准就躲在里头!


嗯?居然没有?于是她又开始翻其他的锅碗瓢盆.


蹲在地上捡竹笋的光忠,看着不死心连炉灶都准备钻进去找了的十一,又看了看手上的竹笋,适时地发言了:“十一大人,这或许是鹤丸留下的线索,您大可以去竹林找找他.”


于是十一把手里的鸡毛掸子扔了,换了把趁手的菜刀赶往了院落的小竹林.


光忠看着她鲜活的背影,突然觉得,今天的晚餐需要做的丰盛一点了,难保这是不是最后的晚餐啊...


[点蜡][点蜡][点蜡]









当十一赶到小竹林的时候,她已经出了一身汗,第一次觉得这间本丸建得实在有点大.


菜刀早在途中就被长谷部收缴了.说是收缴不如说是十一自己主动给他的,因为十一知道,不把刀给长谷部,他一定能怼着自己深情并茂地唠叨一上午.


她真的不需要长谷部如何精忠报主啊!所以他可不可以不要看到她拿了把菜刀就要陪她去死啊!


所以在长谷部开口前,十一立马把菜刀塞到了他手上:“帮我还给光忠,谢谢你,再见.”


然后拔腿就跑.


长谷部表示内心很凄苦很寂寞.


回到竹林现场.十一喘完粗气,抬头对上了鸣狐和他肩上那只老色鬼狐狸的视线.


十一忽的就瞪大了眼睛,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得小狐狸忍不住往鸣狐的颈项里缩了缩.


她永远也忘不了,这只色鬼狐狸钻进自己衣服里的那一天.


十一从小就很怕接触这类浑身皮毛的哺乳动物.所以鸣狐距离她最近的一次,还是他来到本丸的第一天.


就是在那一天,那只小狐狸钻进了十一的衣领,吓得她花容失色、抱头鼠窜.


也就是在那一天,鹤丸为了帮她把狐狸抓出来,把她身上能摸的地方全都摸了一遍:)


而事后,鹤丸居然还对她说出了“其实和男人没有区别”这种不可饶恕的话.


结果是十一赐给了鹤丸一个“这还真是吓到我了”等级的巴掌.


“呀啊呀啊,这不是十一大人吗?能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要和鸣狐坐下来喝杯茶吗?”色狐狸有些硬着头皮在讲话的声音传来.


十一敢保证,它见到自己一定没多高兴,她记得那次它冒犯了自己以后,鸣狐好几天没理它,小东西记仇得很,在院子里碰到十一的时候,居然趾高气昂地掉头就走.


要不是看在你是鸣狐的代言者,我就把你卖到隔壁本丸去做苦力了!十一心里想.


“不了,我在找鹤丸.小先生你有看到吗?”十一问道,对于(揍)鹤丸的事,她往往有些无尽的决心和耐心.


“哦~哦、鹤丸先生呀,他带走了鸣狐亲手烹饪准备送给那位大人的油豆腐,就离开了.”小狐狸摇晃着头,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他答应了会将油豆腐送到那位大人手上,十一大人不妨去那位大人那里看看~”


它说完,鸣狐也点了点头.


十一也点点头,转身正准备前往小狐丸的房间.鸣狐却伸出一只手放在了她的头顶,轻轻抚了抚她的头发,轻吐三个字:“不要急.”


十一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小先生真是太温柔了,她抬起脸,对他露出了自认为最璀璨、最好看的笑容,认真道:“谢谢小先生!”


然后她在地上捡了半截竹条,起身前往小狐丸的房间.









十一到达小狐丸的房间时,小狐正在吃鸣狐做的油豆腐.


闻着香味她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忙活了一上午,她连口水都没喝,确实是有些饿了.


十一刚觉得自己饿了,肚子很配合地“咕咕”叫了两声.


听力最为敏捷的小狐当然注意到了,神色顿时紧张了起来:“主人怎么能饿着自己?”


不顾她的反(矜)抗(持)拉着她坐了下来,把剩下的油豆腐全部让给了十一,又倒了杯茶、抓了把干果的零嘴给她.


十一不(心)好(安)意(理)思(得)地一一接下了.


吃饱了东西,十一就禁不住想睡觉,小狐自然也看出了她的困倦,提议让她在他的房间睡一会儿.


十一想了想,反正鹤丸那家伙也不知道跑哪去了,自己还不如先休息休息保存精力,醒了再战!打不死他!


这一觉睡得很舒坦,小狐的房间凉快又清净,等十一再次睁眼的时候,日头竟已经到了西岸.屋前那棵不知是何品种的参天大树,在夕阳间显出了些妖艳,这是往常不易留意到的.


十一忍不住勾勾嘴角,这副场景让她心境开阔安宁了不少.


但,该收拾的,还是要教训的!


于是她爬了起来,动静吵醒了坐在床边睡着了的小狐.


他有些疑惑地看向十一,揉了揉眼,红色的双眸逐渐清明.


“是主人醒了啊.”他道,“那正好,刚才清光他们拿过来了些东西,要你试一试.”


“给我的?”这回换十一疑惑了.


“嗯.”小狐指了指桌上的一堆.


十一走过去,为中的是一套锦服,上侧放着一套金色的饰品,有头饰、也有项链和耳环.右侧有一串珠链,还有把看着就很精致的折扇.左侧摆放着一双鞋,做工精美得无可挑剔.


“他们送的?”十一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些东西出自谁人之手,平白收到礼物的她自然高兴得不得了.


“主人快试试吧.”小狐提议道,然后走出了房间,贴心地关紧了门.


十一兴高采烈地换完装备,看着镜前的自己傻笑着.


我真好看,嘿嘿嘿.真该让鹤丸那家伙看看,哪有这么标志的男人?


被自己突然蹦出来想法吓到,十一捂着脸骂自己不争气,这怎么就能想到他了?


说起来,我还要去揍他呢.


十一刚想起自己的任务,小狐就打了声招呼推门进来了.


“主人,我记得你要找鹤丸对吗?”小狐手上拿着一个盒子,不知道装着什么,让十一有点好奇.


点了点头,收回心思,当前最主要的是要找到鹤丸,然后揍一顿!


“刚才小狐看见他在「那棵树」下忙着什么,你现在过去,他应该还在.”小狐说完,把盒子递给了十一,“大家都送了东西给主人你,小狐不太懂那些华美的什物,这是些小狐平时做的比较满意的干果,感谢主人你往日的照顾.”


十一突然就红了眼眶,呜呜...还是小狐最懂我,万紫千红不如吃.


“主人,去找鹤丸吧,别着急,可以慢点过去,他不会走的.”









十一果真慢慢悠悠地走到了那棵不知名的树下.


不是她想散步,而且身上披着的锦服强迫她必须随时保持优雅,不然,她就得在地上瘫会儿:)


锦服虽美,可不要多穿哦:)


树上缠着许多形态各异的灯笼,正是这些灯笼散发出的光,指引了十一过来,否则凭她这么个在夜里半个睁眼瞎的程度,怎么可能找对地.


树下站着一个人,他背对着十一,背影好不风雅萧瑟——是鹤丸.


一树灯花恰似锦绣花开,一袭白衣正如命中良人.炫目得让人移不开眼.


下一秒,回过神的十一抄起腰间别着的折扇就上去了,这是她在来的路上发现的新道具,趁手得很.


等到了那人面前,十一发现,她根本下不了手.


她怎么可能舍得呢?那是她日夜牵挂、深深爱着的人.


但她还是义无反顾地扑了上去,从后搂住了鹤丸的腰.


“哦呵呵,这还真是吓到我了.”虽然这么说,语气却没有丝毫惊讶,只有全然的温柔.


“鹤丸,早晨你怎么不在,我找了你好久.”十一有些嗔怪的话语闷闷地传出.


“嗯、嗯,是我的错.”鹤丸坦诚地认错,随即又问道,“嗯——为什么十一大人会这么喜欢我呢?”


十一把脸埋在他的背上,嗅着他的气息.这是属于她的.良久她才作答:“因为我怕黑呀.”


鹤丸听到答案轻笑了声,转过身摸了摸她的头,调笑道:“哦哦~这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了呢,不愧是十一大人~”


十一只当他在夸奖自己,颇为同意地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坏笑着问道:“鹤丸,做错了就要罚对吧?”


鹤丸不说话,只是笑看着她.


十一也看着他,终是把那句“你今天看起来有点怪”咽了回去.


她勾住鹤丸的脖子,抬起脸笑看他:“那么,我要开始罚你了.”


说完,十一啃上了鹤丸的唇.


是真的毫不留情地用牙咬了上去.


血腥味顷刻充满了她的口腔.


但不是他的唇,这股腥甜来自她自己的喉口.


十一下意识地愣了,鹤丸自然注意到了,紧张地问她:“怎么了?”


“没、没事.”十一慌乱地做解释.


鹤丸抚上她的脸,闭上了眼.


眼看鹤丸将要吻上自己,十一慌忙用手挡住了他的嘴.


“十一,我知道.”鹤丸拿下她的手,只是望着她,眸光也深邃了不止一点点.十一觉得,自己要被他的这双金眸吸进去了.


“不要怕,我一直都会在.”


十一的泪水在这温柔的话语中夺眶而出,他都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她埋在他的身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终是没有忍住,十一呕出了一大口鲜血,全数沾在了鹤丸的衣襟之上.


“十一!!”突然觉得眼前这张脸陌生了起来,从来没见过这家伙的眼泪呢.


十一的意识有些放空.她什么都记起来了.


血癌晚期患者的她,在现实世界里,这会儿已经是个死人了啊...


只是舍不得陪伴了自己那么久的本丸,舍不得眼前这个陪伴了自己那么久的男人.这份执念让她回来了.


她渴望生命力,所以她才会对自己从前完全不感兴趣的特摄那么上心.她自从确诊以后,就没有下过病床,所以早晨起来,才会浑身不舒坦.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她已经是个死人了,所以才会在这一天纷纷出现向她告别吧.


十一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她所爱着的本丸,也爱着她.她所深爱着的男人,也深爱着他.


唉,果然还是舍不得啊.


怎么可能舍得呢?这是她日夜牵挂、深深爱着的人.


十一闭上眼,拼命想把眼泪收回去,却掩盖不了颤抖的声音:“鹤丸,这次换我吓你了吧.”


“本丸的大家...要拜托你了.”


“我困了...明天早上我睁眼的时候...你不能...”


不在了...







OVER





感谢阅读w
lof斩断了我的车胎只好重发orz
之前有小伙伴提到了神隐的问题
十一在现实世界中已经是死亡状态了,最后的神识回到了本丸,与本丸的大家相见
或许就是进入了神隐的状态呢
也说不准第二天十一就能醒过来活蹦乱跳地继续揍鹤丸了xxx

喜欢的话不要忘了留评or点赞哦♪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