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害的我

肴栗_深陷高三_无方

坑品一般、慎重关注

【宗三婶】我的宗三不可能那么好看(上篇)


ooc或许有(很多
碎刀情节预警
第一人称
左文字中心
刀向糖向剧情向

————————————————————
请看婶设↓
名字是,栗香
一个新接任本丸的审神者(新人买号婶
外表十分一本正经(其实是个闷骚
喜欢符合自己审美的男孩子(说白了就是颜狗
擅长和小孩子相处
大部分时间是一个可靠的人。
————————————————————
那么,预祝食用愉快XD

宗三左文字碎了.成为了我接任本丸以来,第一把被碎的刀.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感受,就好像胸口被铳兵轰了一个大洞,空落落的.

还记得两个礼拜前,我接手这间本丸的那一天.迎面对我道好的男人便是他.

“欢迎回来.主人,多日不见,我...”宗三看向我的目光柔和得简直就能掐出水来.

嘿,他的异色瞳真好看.不过我知道那眸中的温柔并不属于我,于是我打断道:“你是谁?”

“......”他愣了愣,大概是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也对,毕竟我现在是披着前审神者的皮囊站在这里.

“我是宗三左文字,是主人您亲自指定的近侍.”

“哦,我忘了.”

气氛颇有些尴尬.我默默绕过他,朝楼梯走去,想了想,还是转过身对宗三说了句:“以后叫我栗香吧.”

他又愣在了原地.就连我下了楼,他还是站在那.

怎么是个呆子?亏他还长得那么好看.

我撇了撇嘴,走向庭院.

门外坐着一位蓝衣男子,我猜,他就是传说中的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是我接手这间本丸最根本的原因.

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情报告诉我,他长得很好看,他是刀剑男子里长得最好看的.

不知不觉已经站在了三日月的身后.他也察觉到了我,放下了手里捏着的丸子.

三日月转过头,他眯着眼,正对着我可谓是和蔼可亲地笑着:“呵呵呵.”

“...哈哈哈.”我也对他笑,直盯着他的脸,啧,大失所望啊...的确长得很好看,可惜不是我好的那口.

这么一对比,突然觉得刚才看见的宗三,嗯,他长得真好看啊.

在本丸闲逛了一圈后,事实证明,宗三的确是本丸里最符合我审美的刀剑男士.

我已经迫不及待再回去和他坐下来,一起喝喝茶聊聊天增进增进感情.

只是...眼前的场面,似乎有些脱离了掌控.

名为小夜左文字的短刀,从刚才看到我开始,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我.

瞪得我后背仿佛起着一阵阵的凉风.

于是,我转过身,与他对视起来.嗯,这孩子的眼睛真大,炯炯有神.

“现在这样...就算是不复仇...也没有关系了吗...”

良久,他说了这么句无厘头的话,转身跑了.

“......”留下在风中独自凌乱的我.

这间本丸不太寻常的气氛,让我躺在被窝里辗转反侧无法释怀.

宗三说前任审神者已经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可今天我接任她的身体,回到这间本丸.几乎每个人对待我的方式都很寻常.

和谐、客套得让人不安.

小夜突如其来的那句话,更是让我心痒痒到了极点.什么不复仇也没关系?难道这间本丸,以前发生过什么吗?

正当我拧着眉沉思的时候,一双微凉的手,忽然搭上了我的腰.

“谁?!”我抓住那双手,猛地转过身,不知何时,宗三已经躺在了我的被窝之中.

那双细长、微凉、软弱无骨、触感极好的手,自然就是他的.

真不像是用来握刀的手.我忍不住多摸了几下.

“主人...?”宗三奇怪地看我.

“咳.”对他的眼神视若无睹,我板着脸问他,“不解释下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吗?”

“......”他又是一脸复杂的神情,沉默了.

现在的处境很尴尬.宗三在沉默,我也在沉默.两个仅穿着内衫的异性,在同一张凉席上、同一床棉被下,面对面凝视着对方.

就好像那什么什么影片的那什么的开端.

虽然宗三只是一把刀,断然不会有关于那什么的意识,或者对我那什么的心思.

不过他长得那么好看...就算是我们那什么了,我也不吃亏吧?

...所以那什么到底是什么!我怎么能对一个本体是刀的美人抱有这样的幻想!

“主人...你真的不记得了吗?”就在我内心强烈谴责自己的时候,宗三终于开口,打破了屋内这一片寂静.

“我并不是你的主人了.”这句话,我今天已经以各种形态对他叙述了很多遍.或许这样的事对于他,是真的无法理解吧.于是,我又换了一种表述方式:“我失去了以前的记忆.”

他不可置信地望着我,接着又是一阵沉默.

宗三太喜欢发呆了.这并不是什么好习惯.

他每次的怔愣就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在忏悔自己的罪行.

“没有事情就出去吧,我要睡觉了.”内心极为不舍地松开他那双软玉般的手,推了推.能揩油当然好,可是对着根木头,实在是食之无味.他不愿说,我又该如何问?

“主人...”

“是栗香.”我用手捂住他的唇,这个称呼不属于我,每次从他嘴里听见,就好像是在提醒着我,其实他也并不属于我.

“呵呵.”他抓下我的手,突然轻笑了声,笑得很莫名,很好听.我皱眉,只听见他唤了句:“栗香.”

“栗香忘记了.你之前下过令,近侍都要陪寝的.”

“哦、哦.”我点了点头,前任审神者还真是豪迈的让人羡慕啊.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连忙问,“除了宗三,还有人陪寝过吗?”

“......”他握住我的手突然变得僵硬,垂眸不再看我,“没有过.”

“那就好.”撒谎.我抽出手,转身背对着他,“睡觉吧,夜里可别压到我.”

他像是看出了我的不悦,轻叹了口气,抬手将我肩上的被子拉上了些.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没来得及穿戴整齐,就冲进了锻刀室.

“我是笑面青江,嗯嗯,你也觉得这名字怪怪的吧?”

手上拿着张现世符,我满意的看着眼前出现的男人.这是我昨天晚上随便匀了点材料在锻刀炉里锻出来的.

本丸没见过他呢,长得不错!就是刘海有点长...

我忍不住伸手去撩他的刘海,却被他微笑着避开了.

“主人,你身上的气味有些独特呢.”

我一愣,怎么会?连忙抬起手臂嗅了嗅,没有啊.

就在这时,原本守在门外的宗三突然推开了门.看到青江时,眸光闪了闪,一脸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随后又紧张的看向我:“主、栗香,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真是太莫名了吧.难道我锻把刀能把自己锻傻吗?

还是说...?我转头看青江,向他走近了一步,没想到他跟着退了一步!我拧眉,又走了一步,他便又退了一步.

“你怕我?”我问道.

“不怕.”青江如实回答.

“那原因?直白点.”

“...你很臭.”

“......”哦,所以说我是被嫌弃了?于是我扭头就走.青江啊,你的直白太伤人,老娘不伺候你了.“宗三,带他去本丸的房间.”

“是.”宗三应了下来,满脸愁容,“栗香..你...”

“什么?”我神色淡然,其实正竖着耳朵等待下文.就等着你告诉我真相呢!

他欲言又止了一阵,却说:“...光忠先生已经做好了早饭,你可以现在过去.”

“哦,知道了.”太失望了.

“话说,不觉得很像吗?”我走了一步,又回过头.

“...嗯?”宗三疑惑地看我.

我把被我嫌弃至今的及臀长发挽了起来,就像青江一样,扎了个马尾在后脑勺.

宗三又露出了那副怔愣的表情,手里捏着的珠链忽然断了.

“嗒、嗒.”黑色的佛珠,散落了一地.

乱了、慌了.

虽然宗三还是没有将真相说出口,但我也从早上发生的事捕捉到了蛛丝马迹.

之前那位审神者,一定和青江之间,发生过什么.

“小夜啊,可以告诉栗香姐姐吗,以前的我是不是和青江发生了什么?”我一边给小夜削着柿子,一边打探着情报.

其实我明明可以问其他人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院子里走着走着就到了宗三和小夜的房间.正好看到小夜从怀里掏出了八个柿子...八个...

之后他便一直盯着我,表情还是很酷,只是耳朵根有点红.

我走上前,故作惊讶(嗯,其实真的很惊讶)地问他:“小夜也喜欢柿子呀!好巧,我也喜欢!”

然后他默默把那八个柿子圈在了自己怀里,注视着我的目光也多了几分警惕.

“......”合着你还怕我抢啊,“别误会,姐姐是说,我最喜欢削柿子皮啦.”

就这样,我死皮赖脸地留了下来,给半信半疑的小夜小朋友...削柿子皮.

“忘记了...不是更好吗.”小夜嘴上嚼着个我削好的柿子,眼睛却注视着我手上削着的另一个,生怕我把它偷吃了一样.

“一点也不好呀.”我叹了口气,表情很是惆怅,“如果遗忘了太多,心里就是空的,会很不安、很恐惧的.”

他顿然,低下头思考了一番,忽的抬头,表情很认真:“就像仇恨还没有清空吗?”

...这算什么比喻?我暗自吐槽着,却只好点点头:“对啊,所以告诉我吧.”

小夜不语,低头继续啃柿子.

良久,约莫是看我给他削了好几个柿子,他终于松口了:“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

“......我名叫江雪左文字,世间的战争...”

“江雪哥!”小夜难得的露出了些许笑容,按耐不住兴奋,扑进了刚被召唤到现世的江雪怀中.

“哦,是小夜啊.”江雪低头,摸了摸他的脑袋.

看着两人看似平淡实则情深的互动,我突然觉得烧掉的那几张富值了,肉也不痛了,钱包也...好吧钱包还是很扁.

没错,小夜的请求就是帮他把江雪带回本丸.

我一开始还懵的,怎么可能说找就能找到.结果小夜把我拉回我的房间,在柜子里东翻西找了好一阵,拿出了一本小黄皮本,翻开了其中一页.

“江雪左文字,木炭550、玉钢660、冷冻材660、砥石550、富.”忍不住念出声.好家伙,我都不知道有这种东西.

“富...富.”小夜嘴上喃喃着,扭头看我,我顿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要去万屋.”

“那就...去吧..”

到了万屋,小家伙逛了一圈,抱着几张纸回来了.看着钱包里两枚铜板,我突然庆幸我刚才是直接把钱包给了他,而不是自己去付款,不然...嗯,老大不小的人了,在小孩子面前反悔,多丢人啊.

言归正传,相应的材料和几张富丢进炉子里,还真就给小夜锻出来了他哥.

别说,他们左文字的基因还真不是一般的好,一家子都长那么好看.一瞬间我突然领悟了,为什么那么多人我能问,却偏偏找小夜了解真相.

因为小夜,长得好看啊!他好可爱的!

唉!美色误人!

然而我只能在心里头悄悄痛骂自己一番,毕竟是我有求于人.

终于想起正事,我对着还在专心致志被摸头的小夜说道:“小夜,现在可以告诉我...”

“不好意思.”突然被打断,我抬头看声音的主人.

江雪垂着眼皮,面容冷清,却透出了几分威严:“今日...主上你,让小夜吃了很多柿子吗?”

“......”我偷偷瞟了眼小夜,小家伙背挺得老直,一看就在紧张.顿时我也不高兴了,吃几个柿子怎么了?于是我把脸板得比他还臭,“是,小夜喜欢.”

“但...没有节制,小夜会生病.”江雪冰凉凉的视线扫过我的脸,虽然只是一瞬,我却感觉周遭冷了不止一点点.他抱起了小夜,像是宣读圣旨般:“主上...请你不要照顾小夜了.”

“照顾”两个字,他只咬重了几分,我却感觉这两个字向我砸了过来.眼睁睁看着小夜被抱走,我更难过了.

我的真相——!我的事实——!我的——钱!!!

罢了罢了,我去问问别人吧.

可我没想到的是,接连几天,我问遍了本丸里看起来知道发生过什么的所有人,甚至生物——鸣狐脖子上趴的那只狐狸.他们给我的答复居然都是:“忘了便算了.”

其中以三日月为首的太刀党更甚,他们居然编造了一堆虚假的情报,让我在搜寻真相的坎坷路上无从下手!要不是那天鹤丸实在编得太离谱,我现在还没识破:)

三日月宗近,你肯定是在报复我吃掉了所有光忠做的仙人团子.你的用心险恶,真当我看不出来吗!

...嗯,我真没看出来:)

“如果不是鹤丸先生,栗香你还要像无头苍蝇一样,被骗的团团转吗?”宗三躺在我边上,一只手撑着头,领口大开,透出了白皙的胸口.

“你在笑话我吗?”不行了,目光根本离不开那片袒露的肌肤啊...咦?那是...

鬼使神差的,我伸手抚了上去.

右边一点点...这是...

“不要看!”宗三突然捂住了我的眼,阻止了我的动作.他十分痛苦般说道:“不要看...如此肮脏丑陋之物...”

我的手还抚在宗三的胸口,扑通扑通飞快跳动的心脏,不知是我的,还是他的.

他的手凉凉的,一缕月光透过他的指缝,点亮了我的眸.他似乎在颤抖,很轻,极力忍耐着他的不安.

就这样静静地躺了一会儿,听着他渐渐平缓的呼吸,我轻轻问道:“冷静下来了吗?”

“...嗯.”宗三将手拿开,漂亮的异色瞳上映出了我的脸.他的眉紧拧着,唇也抿得有些发白.

他这般悲伤的神情,让我有种心好像被谁揪着一般难受.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看到啊,这样的他,属于我一个人就够了...

后来才知道,一切渊源的开始,便是他这幕望穿秋水的眸光,令人沉沦.

“会痛吗?”我忍不住用指尖摩挲他心口的印迹.这是...蝴蝶?

“......”他看起来还是不想谈及这个话题,我只好收回手,却又被他抓住,放在那块烙印之上.

他垂眸,微微笑了笑:“现在...不痛了.”

撒谎.怎么可能不痛,明明连我都被传染了这份痛,心口苦涩得不行.

“真暖和呢...”我把额头贴在他握着我的那只手上,像是窝在他的怀中,“完全不觉得丑陋啊...”

宗三的身体又变得僵硬起来.我自顾自的又说道:

“那么美丽...那么温柔...”

“宗三啊,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

“无论作为刀刃,还是男人.”

“无论是你觉得丑陋还是不堪的地方...”

“都是我所爱的.”

“所以,你不能厌恶自己啊...”

“我不允许.”

因为,你是我的.

说完,我在他怀里枕了一会儿,才抬头看他的表情.

没有我想象中的感动,他的眸光反倒更加悲伤了.突然觉得很失败...我这可是,告白啊.

“栗香你...为什么要这么执着于以前的事?”他问我,声音有些颤抖.

“因为,我很好奇.”我如实答道,“我的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会把你囚禁至此.”

我还是来找了小夜,冒着被江雪冻成冰棍的危险.没办法啊,其他人看样子是真准备瞒我一辈子了.

还是小孩子好啊,没什么心眼.

小夜手里抱着我召唤他过来用的超级大柿子,足足有他半个头那么大,沉默了好一会儿.

“青江先生...是你以前的近侍.”

“!!”

(未完待续)

感谢阅读!!
剧情有点乱不知道各位是否能懂xx
总得来说就是一个刚收到号的新婶八卦旧婶在本丸的过去的解谜故事(。
能喜欢就太好啦!不要忘记点赞or留评哦!
欢迎催更xxx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