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害的我

肴栗_深陷高三_无方

坑品一般、慎重关注

【英杏】这份心情,如果能像个谎言该多好


ooc有
私设有
刀向
单箭头(?)
慎入

小杏准备向天祥院英智直述自己的心情,算起来已经是第四次了.

相约见面的地点还是那家在门口花廊里种满了桔梗的私房甜点.

她到了很久了.因为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小杏特地把栗色的长发用浅色的丝带扎了个单边麻花——英智说过,这个发型很适合她.

这可废了她一番功夫,要知道制作人平时要做的工作,可没有空闲到能让她腾出时间研究今天头发要分成几股.

这家店的桔梗永远是艳美又矜持的绽放着,仿佛永远不会枯萎.小杏俯下身,伸手抚了抚一株小巧精致的深紫色花苞,像是羞涩地瑟缩一般,花枝轻颤了颤.

忽然有些泪目,小杏抚上胸前扣着的那枚木质胸针.

说是胸针,倒不如说是一枚被改良成为胸针的纽扣——从男士衬衫上卸下的纽扣.

这可是,英智前辈最靠近心脏的一颗纽扣.

油然而生的自豪感让小杏笑出了声,可不是嘚瑟,而且觉得为这种事自豪的自己,真是太傻了.

说起来,那是四年前,小杏第一次向英智表达她的心意.

正处理着毕业后学生会交接工作的英智,注意到了门外可以说是鬼鬼祟祟,探出了个头盯着自己的小杏,不禁失笑.

小杏见他注意到了自己,挥挥手示意“前辈请来一下”.

她为什么不进去呢?副会长莲巳前辈可是在里头雷达一样扫着满桌子文件,忙得焦头烂额,一看心情就不美丽.她要是进去了,最好的结局也要被训个把小时,纯属做莲巳前辈宣泄不满的垃圾箱.

她又不傻.

英智听话地走了出去,还很体贴地拉上了学生会办公室的门.

“呵呵,杏有什么事呢?”

“恭喜前辈毕业,这是礼物.”

收下小杏递来的礼盒,英智并没有表现得十分高兴,反而问到:“杏?很希望我毕业?”

“怎么会!”小杏被自己回答的速度吓了一跳,尴尬地咬了咬唇,“不是的,嗯...正是因为很舍不得前辈,所以...”

小杏的声音说到后面越来越小,脸却越来越烫了起来,头也越来越低.感受到英智直视着自己脑袋顶的视线,她深吸了一口气,飞快地道:

“请前辈和我交往!...吧..”

......所以说她为什么要在句尾加那么个语气词.

小杏被自己囧到了,多么有气势的一句话,明明练习了那么多遍,为什么面对着前辈,不自觉的就...

叹息也没用,现在只能等待前辈的回复了.

小杏还是低着头,不敢看向英智,但是目光不自觉的就往上瞟着.

“呵呵,可以的哦.”英智笑着做出了答复,“我会一直等你长大后的.”

这...算是什么答复?

小杏抬起头不解地望着他,心里有些心灰意冷,听起来这更像是拒绝吧.

“所以,杏也要记得给我留个位置,好吗?”英智扯下了自己衬衫胸前口袋上的那颗装饰纽扣,递给了小杏,“这个,当做回礼,杏可要好好珍惜哦.”

“......”接过纽扣的小杏,有一种被chackmate的终极感受.

直到雨滴落在了小杏脸上,她才从回想中回过神来.

又下雨了.

小杏背靠着甜点店铺的墙面,看着雨点渐渐把本就潮湿的地面再次打湿.

雨季的雨,往往都是温柔又缠绵的.

她还挺喜欢下雨天的.

这场绵绵的小雨,倒是让她想起了三年前那场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

在她的毕业典礼那天,好姐妹岚偷偷聚齐了上一届的偶像们,着实给了她很大的惊喜.

就在她和英智叙旧的时候,岚又跑过来,塞给了自己两张游乐园的门票,不好意思地说道:“啊啦啊啦,人家这个周末突然被安排了工作,本来想和杏酱你一起去的,现在看来是要泡汤了.不过票不能浪费的,杏酱你看看有没有其他人愿意陪你去吧.”

说完,还迅速地用眼神指了指坐在小杏边上的英智.

“......”岚岚真是对自己太好了.小杏默默在心里头感动着,转身对着英智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要去吗?”倒是英智先问了出来.

“嗯...浪费不好...”突然反应过来英智指的应该不是票的问题,而是...小杏惊喜地抬眸,“前辈那天有时间?”

“是,呵呵,在家里也是闲着.”

可是只能说小杏运气不太好,两人走到游乐园正中央,还没决定开始玩些什么,突然间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小杏慌忙拉着英智到一边的亭子里避雨.

尽管两人的速度够快,饶是亭子离得远了些,雨大了些,两人的衣物皆淋了个透.

只是小杏现在根本无暇顾及衣服如何.

她刚才...

起初豆大的雨滴落下时,英智看出来这雨定会又急又大,便把外套给脱了下来,罩在了小杏的头上.

果真顷刻雨便大了,小杏不忍心英智淋着——他本就身体不大好,便喊了声:“前辈,一起吧.”

说完撑开了他的西服,示意英智进来.

英智笑了笑,接过西服的一边,弯腰凑了进去.

两人的头轻轻相触,英智挂着水珠的发很快就同时沾在了两人的双颊.微凉的湿润感,还透着英智的体温.

小杏的脸不争气地红了,觉得空气都稀薄了不少.

她偷偷瞥向英智,突然发现他也在看她,眸光似是带了层水雾.

她看不透,猜不着.

英智吻了她.

一个不算缠绵,却温柔的恰到好处的吻.甚至没有深入,仅仅是勾画了一圈她的唇的轮廓.

轻轻的,痒痒的.某种新芽破土而出的感觉再次溢出.

“啊、抱歉,刚才吓到杏了吧?只是之前在电影里刚好看到过这幅场景,不由自主的就想尝试一下了.不要太在意哦.”英智对着愣神的小杏道,语气很轻松,好像真的就是突如其来的兴致引他做了这事.

小杏抿了抿唇,拿出包里备着的方巾,递给英智擦一擦他脸上的雨水.

英智从善如流地接过.

“前辈,你还记...”得一年前交往的事情吗?

“话说,杏,内衣,透出来了不要紧吗?”

“......”前辈你的表情还敢再纯良再无辜再一不小心一点吗...虽然这根本不是重点.

被堵回去的话,小杏已经没有说第二遍的勇气了.

想到那时候的英智,小杏撇撇嘴,她才不信是什么一时兴起,明明就是情难自禁才对.

小杏可不止一次想对英智的肉身进行一些不和谐的运动,每当回忆起当年帮fine做服装时,为皇帝陛下测量三围体长的时候...

唔,好害羞啊.

突然简讯的提示音响起,小杏翻出手机,正是英智发来的.

英智前辈:「抱歉,因为下雨,前面好像发生了不小的交通事故,可能要晚点才能到那边了,杏快先进去店里等我吧。」

小杏再次撇了撇嘴,他怎么知道我会在外面等着他?疑惑的同时心里莫名甜丝丝的,但她还是马上回复道:「路上小心,那我在靠窗第三个位置等前辈」

点了杯摩卡,小杏望着窗外又陷入了回想.

那是最不堪回首的第三次.

小杏得奖了,一个国际金牌制作人的奖项.第一时间她便想分享给英智,她想和英智共同分享这份喜悦.

却得知了他再次入院的消息.

“我也想...更理所应当的关心前辈你啊...”如果她没有主动询问,前辈是不是根本就不会和她提起入院的事.小杏觉得很挫败.

“...”英智避开她真挚却透着些悲伤的目光,转开脸,低下头沉默了片刻.

小杏看不见他的神情,侧头试探性地喊了句“前辈..?”,全然没注意到被自己揪紧的衣角,她在紧张他的答复.

英智抬起头,对上她的视线,脸上浮现的是与平日无异的温柔笑容:“杏...其实应该多思考一些能够‘做得到’的事情,不必在无意义的事情上面,浪费太多时间的.”

他顿了顿,又道:“有时候太过执着,可是会给别人带来困扰的哦?”

......

小杏仿佛听见了有什么破碎的声音.她飞快地眨了几下眼睛,像是在阻止什么东西的迸发.

“啊、是这样吗、呵呵,我、我好像还有没完成的工作,嗯...前辈好好休息!今天就先不打扰了!”

糟了,她在说什么,呼吸好困难.

“前辈再见!”小杏拎起包,几乎是落荒而逃,差点撞上了刚准备推门而入的敬人.

“抱、抱歉,莲巳前辈!”

“喂...你”

后面的事情她已经不记得了.

那两天乃至那半个月她都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好在那阵子没有什么要紧的工作.算起来,还是半个月后她负责的某高人气四人组合,突如其来的重大巡演计划,忙得她无心悲伤,才算是过了那道坎.

现在回想起他的话,还是会很难过.但换个角度,或许真是因为前辈对自己不同,不愿意告诉她入院的事情,让她担心.而什么执着不执着,也只是前辈因为想瞒着自己的小算盘被识破了,一时的气话罢了.

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小杏喝了口摩卡,浓郁的苦涩感涌入喉中.

好奇怪啊,怎么会那么「苦」呀.

小杏睁开眼,欣赏了一会儿窗外的雨景.突然发现了什么,有些茫然.

奇怪,她不心痛了?

还记得几个月前,她忆起这件事的时候,还死去活来地哭了半个晚上.

可是现在...

一种无措又忧郁的感受徘徊在心头,就像是之前打碎了床头陪伴自己多年的玻璃樽那样.

十分的惋惜中,带着三分悲伤,七分释然.

小杏像是领悟到了什么,忽然笑了.匆匆拿出纸笔,写了张留言.

和柜台的服务生说了声,暂时不要清理她的位置,有位先生待会儿会过来的.

小杏推门离开了.

雨已经小了很多,空气中散发着泥土的气息,她没有带伞,干脆在雨中散起了步.

在离开这座城市前,再感受下这里.她要去梦之咲逛逛,要去那游乐园的凉亭坐坐,还有他们散步时停下来休息过很多次的公园...医院就算了吧,毕竟了没留下什么好的回忆.

英智前辈,
    很抱歉先离开了.
    好像...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之前可能给前辈造成了困扰,我很抱歉.
    我,过段时间应该会离开这边了.
    很难再和前辈相见了呢.
    前辈请务必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太过操劳.偶尔闲暇的时间...能够想起我,我会很开心的.
    那么,祝愿前辈能成为幸福的人.我也会努力,成为幸福的人.

                                                    小杏  留

到达的英智看到扣着一枚纽扣胸针的留言纸,淡淡的笑了,将口袋里装着戒指的盒子拿出,放在了留言纸的上面,推门离开.

英智吩咐司机稍后再来接自己,他想在周围散散.

雨不大,英智收了伞,清清凉凉的细雨打在身上,让人有种正在接受洗礼的清爽感.

说起来那枚戒指已经在他手里藏了两年之久,终究还是失去了原本该拥有它的主人.

还记得那天小杏离开后,敬人进了病房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你可别到了无法挽留的时候再来后悔.”

怎么办,他后悔极了.

脸上忽然滑落的温热,英智抬了抬头,看向天空.这么「苦涩」的也是雨吗?要是雨,该多好.

糟了,呼吸好困难.

要是这份心情,是个谎言该多好.

over

感谢阅读
以死谢罪以死谢罪
我一定好好学语言表达
明明脑子里想得更加催人泪下却没法表现出来【双手合十】
总得这就是一个很美好的青春故事(??
英智怕自己保证不了杏的幸福(身体原因),一直不敢轻举妄动,结果活生生把渐渐成熟的杏放走了【叹气叹气】
根据作者本人经历杜撰而成xxx不知道有没有人体会过喜欢一个人到把对他的喜欢当成习惯的感受
好像已经非他不可了,但是冷静下来,其实自己也没有对这个人十分刻苦铭心
好了好了住口没人对你的事情感兴趣快滚吧((

话说,有没有人想看英智把杏追回来的番外呀?

评论(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