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害的我

肴栗_深陷高三_无方

坑品一般、慎重关注

三十位偶像被你拒绝后「黑化」的场景②



二年级篇

严重ooc
严重私设
含暴力血腥十八禁成分
毁三观
填坑向((
自行避雷
慎入!慎入!慎入!: )


明星昴流

把所有的钱换成了硬币,见到你就砸,见到你就砸.

有一天你终于忍无可忍,制止了他.

才发现他那双曾光彩动人的蓝眸,不知何时空洞失神的,像是无法聚焦.

他冲着你的方向笑了笑,笑容更是失去了以往的元气,像是一具呆滞的傀儡.

“你连我向神明乞求一个你的替身,这种机会也要掠夺吗?”

“那么你,什么时候来掠夺我这枯燥无味的生命.”

“呵呵,忘记了呢,你对我这颗黯淡的星星并无兴趣.”



冰鹰北斗【Lust】

从那天以后,就一直在刻意在避开你.

你的靠近也会让他表现出不自然的神情.不由得很诧异.

偶然的傍晚,在图书馆里遇见了他.你轻轻拉住他,询问他原因.

难道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吗?

他竟是露出了惊慌的神情.这让你更加在意,担心地凑近他身前.

突然,一股力道把你推到书架上,他擒住了你的双手,随即他还带着几分凉意的唇毫不客气地压在了你的唇上,反复辗转.

良久,他才从你唇上不舍地离开.注视的你的目光中满满的情欲和占有欲,让你陌生.

更多的吻向你袭来,衣衫褪尽.

耳边只剩下他抱歉却坚定的话语:

“再也冷静不下来了...只要看见你就想这么做...那干脆,一起堕落吧.”



衣更真绪

站在你身后正以一种看似十分甜蜜的姿势拥抱着你.

难以想象他的双臂正紧紧地勒着你的颈部和腹部,像是要用这双手把你拥入他的体内.

太过用力以至于你的双脚都稍许离地,没有力气挣扎.

你痛苦而勉强地回头,对上他看物件一般望着你的眼神.眼泪已不自觉地留下.

他的眼神却更加冷漠:

“是觉得平日的我太过温和了吗?”

在你快要无法呼吸时,他松开了勒住你脖子的手臂,你立即贪婪地呼吸着.还没有享受片刻,他又勒紧了你.

“像你这样棘手的麻烦,既然无法一次解决,那只好,来日方长.”



游木真

第二天像没事人一般站在你的身边.

总感觉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你,当你转过头看向他,他又立马别来视线或是对你笑笑.

主动提出要送你回家,你没有拒绝.

当他早上也准时的出现在你家门外,你才意识到,这几天自己与他几乎是寸步不离.而且行装也一天比一天狼狈.

不免觉得有些反常.于是,这天放学途中,你以上厕所为借口躲了起来观察他的反应.

只见他等不到你来,惶恐地扫视了一圈四周,大概在是寻找你.看不到你的身影,他的神情骤然痛苦起来.

突然,他奔跑了起来,你连忙跟上,最后竟是到了自家门外.

他蜷缩在你家门口的石阶上,环抱着膝盖蹲坐在地上.双肩颤抖着,像只流落街头的小狗.

你走近前,他看到你忽然紧抱住你,用细微的声音喃喃道:

“不要抛弃我...只有待在你的身边、我才能成为完整的我...作为偶像也是、男人也是...我永远都离开不了你了...”



伏见弓弦

再次睁眼时,能看见的还是黑暗.仿佛能吞噬人心的、无尽的黑暗.

你凭感觉猜测出自己应该是身处在一个狭小的长方体容器里.

听说这是他曾收藏的一个精致的藏宝箱,但对你来说,这或许是一口只能带来恐惧的棺.

你无法动弹,只能听着外面那人孜孜不倦的话语声.

他在讲述一个故事,漫长、猜测不到结局的故事,不,更像是在倾诉.

故事的内容是否有趣,你根本无心倾听.饥饿感和恐惧感布满了你的全身.

你用尽最后的力气拍打着四壁困住你的板,心里祈求他能注意到.

终究无果,在你放弃时,却听到他缓缓念道:

“王子把心献给了恶魔,却没有救回他的公主,他只有日日守护在她的身前,哪怕成为新的恶魔.”



神崎飒马

在你说出拒绝的话语时,他突然拔出刀,往自己的手臂上狠狠地划了一刀.

你吓坏了,连忙夺过他的刀,却见他双目含泪,却异常坚定地看着你道:

“母亲大人说,敢扛刀的男人才是真正有担当的男人,这样的男人能让女人一见倾心.”

“如今的我已经为殿下扛了一刀.”

“殿下如今,可否对我倾心?”

你无法应答,只能用饱含歉意的眼神看着他.

他却淡然一笑,夺过刀.

“无妨,只要殿下能为我倾心,我便再多扛几刀也值.”



乙狩阿多尼斯

更加爱吃肉了.

牛肉、猪肉、羊肉、鱼肉、鸡肉、生肉、五分熟的肉、七分熟的肉......

还有,你的肉.



大神晃牙

醒来的时候,双手双脚都被枷锁束缚着,身体不着片缕.

颈项系着的应该一个宠物用的项圈,牵着那根细长绳索坐在你身前的他,正以一种紧盯猎物的眼神凝视着你.

你难堪地想掩住身体,他却扯了扯项圈.

“只要你做一个合格的宠物,本大爷会酌情给你好好打扮的.”

他咧着唇,笑得很是轻浮:

“现在,叫声主人给本大爷听听.”



朔间凛月【Arrogant】

对你恢复了初见时的冷漠.

“走开,碍事.闻到你的气味,我只想吐.”

听说那之后他便没有吸食血液了.看见摇摇欲坠的他,你伸手想要扶他,却换来这样一句话.

不愿意看着他日渐枯竭,你用刀在手臂上划了一刀口子,递在了他的面前.

他却是嫌恶地挑开.转眼却又兴致勃勃地看向你.

“你很喜欢做这种事?”

他一把扯过你的手臂,伸出手指,用指甲轻轻扣着你的皮肤,突然狠狠一划,又一个血口.

“痛吗?有这里痛吗?”

你咬着唇看向他,他正指着自己的心口.

“眼泪?这是邀请吗?你在期待这种事情?那,我开动了.”



鸣上岚

疯狂地送你礼物,不论你是否需要.

在收到“震动棒”这种限制级的物品时,你终于意识到了不对.

他却道:“有什么问题吗?作为姐姐当然要把妹妹的一切都照顾到,满足妹妹的一切需求.”

“更愿意成为人家的妹妹,这种话是你说的吧.”

你无法拒绝,渐渐的他竟变本加厉.

开始管理你的生活,时不时连吃饭都要亲手喂给你,一勺不许多,也不许少.

就连痛经时,他赤裸着将你拥入怀,替你轻轻揉着小腹.

还记得一切开始时,他眼中的悲伤,话语中透出的苦楚.

“没关系的,我是「姐姐」吧.”



感谢阅读
喜欢请不要忘了点赞or留评
不喜欢祝您早日遇到喜欢的作品
这坑多久了??
三年级篇..还请催着点x

三次新官上任,想收到“工作一切顺利”的祝福,谢谢!!

评论(36)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