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害的我

肴栗_深陷高三_无方

坑品一般、慎重关注

【泉杏】今后也要一直在一起啊



私设有
ooc有
恋爱十年设定
成人向内容
注意避雷
慎入

濑名泉觉得小杏最近简直像换了个人.

时不时缠着自己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诸如“我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第一次约会是在哪?”“互相赠送的第一样物品是什么?”此类无厘头的问题.

虽然表现得很不耐烦,但他还是很有耐心地回忆当年美好的点滴.

当然,只限回忆,转脸面对小杏只用了一句“想不起来了”搪塞.

一个人能瞬间变脸,很有意思不是吗?

让小杏在瞬间做出ヘ的表情,这是濑名泉近段时间的乐趣之一.

而小杏近段时间的乐趣是收集粉红系、公主系的物品.小到首饰玩偶,大到家电桌椅,通通都是粉色的!

不是有人这么说吗,女人到了一定的某种状态,就会抛弃所有的拽酷炫原则,潜心钻研如何当一位小公主.

灰调风格的卧室里布满了粉色的物件,这是濑名泉不愿意看到的.在小杏扬言要把墙面也刷成粉色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下去了.

一吻把人亲得眼神迷离呼吸不稳,扣住她的下巴威胁道:“你要是把墙面全刷成粉色,我就把你那些玩意都打包丢出去.”

小杏撇撇嘴,没有回答他.



两人在一起十年,小杏从一位制作科的学徒蜕变成为如今每位新人偶像都梦寐以求被她调教的金牌制作人.

而濑名泉早在小杏毕业那一年就宣布了退隐,再不参与任何与“抛头露面”有关的工作,用前几年的积蓄成立了一家摄影公司.这位曾经活在聚光灯之下的男人,到最后选择了由自己来掌控镜头,众人是有惊喜,有了然.

令濑名泉最无法理解的是,作为女友的小杏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目瞪口呆了半个晚上,到最后还是自己采用了非常手段才让她回过神.

“唔...呼...泉..泉前辈怎么会想到开公司?”明明看着一点也不像会做这种事的人...

“超~烦人啊.不是早就跟你说过我有这方面的计划吗?好好记住啊.”看着小杏布满红云的双颊和被自己摧残得有些发肿的唇,濑名泉心不在焉地应道.

“我还以为前辈只是对摄影感兴趣,真没有想到...”你的志向那么远大...

“你把我当成了那种只懂得享受生活的垃圾男人了吗?”泉皱着眉不满地捏了捏眼前人的脸蛋,脑子里想的早就不是这回事了.

对上他的眸光,小杏当然意识到了自家男人在想什么不健全的事情,没跟上他的思维愣愣地点了下头,反应过来又飞快地摇头,辩解道:“不,怎么会,我...”

后面的话已经被某位蓄势待发已久之人,全数囊入唇舌之中.

略带有惩戒和警告寓意,在他的舌缠住她的舌之时,小杏的下唇也被他的牙浅浅咬着,舌尖轻扫了几下她的上颚,痒痒的不适感却勾起了她更深处的渴.

小杏效仿这男人的做法,将舌缓缓递上,舌尖触及他的唇,灵活地舔了一个弧度.为了方便自己的动作,干脆用双臂环住了他的脖子,渐渐将被动转化成了主动,不知是谁在引诱着谁.

羞人的啧嘬声充数入了小杏的耳中,还有自己正拼命鼓动着的心跳声,两人的身体在不知不觉中已然贴紧,男性阳刚的气息萦绕在周身,突然就紧张了起来.

一紧张便忘记了要换气,“唔唔”反抗两声才被放过.

濑名泉被她红着脸埋怨自己的模样逗笑,看着她眼中含着的水雾,备有成就感,一张嘴亮晶晶的,全是自己的功劳.往下,性感的V型锁骨,挺立的酥胸,纤细的腰肢......

“我觉得有必要重新让你充分了解一下,我是什么男人.”

这是小杏还有意识的时候,记住的最后一句话.

哦,不对,还有一句.

“我是你的男人,是能担保你幸福的男人.”



当濑名泉看到卧室沿着中间某条本不该存在的线,分成了粉、灰两个界面时,内心的某根弦,断了.

不断自我安慰,算了吧,她喜欢就好,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怪罪自己的女人可不是他的作风.

于是他深深地看向裹作一团睡在床上的罪魁祸首.

小杏悄摸摸地睁开半只眼睛,做贼心虚地用被子遮住了半张脸,一边又试探性地望向门口站着的男人.

这眼神瞅得濑名泉的心瞬间软了.可是该怪罪的还是要唠叨,他用不带感情的语气道:“你这是要跟我划清界限?”

小杏小鸡啄米一般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她已经把自己那些粉嫩嫩的宝贝们都收拾到自己这边了,绝对不会妨碍到他.

这样...算划界限吗?

濑名泉失笑,走进伸手拉过小杏包裹着身体的被毯.

“我的,灰色的.”

小杏撇撇嘴,指着他洗完澡后换上的睡衣,不服气道:“睡衣,粉色的.”

看了眼身上前不久小杏买给自己的粉色睡衣,说了句“真麻烦~”,利索地脱了下来.随后弯下腰,一只手撑在床上,另一只手有些色情地扯了扯小杏睡裙的肩带,“这也是灰色的?”

小杏脸上不做态,耳根子已经跟蒸虾一般红了.但硬是要证明自己的骨气,一咬牙,睡裙脱了就往濑名泉身上扔.

濑名泉知道她睡裙下向来都是真空状态,此时她的睡裙在他手上,被毯被他抢了,一时间只能用胳膊掩住身前呼之欲出的大好光景.

小杏伸手去拿被他脱下的男士粉色睡衣,准备往身上套,却没注意到某人越发深沉的目光正如影随形地凝视着她.

濑名泉突然觉得她是故意的.

暗自叹了口气,不等她把衣服穿完,擒住她的双手便倾身压在了她身前.

“全部刷成粉色吧.划界限这种事,我不允许.连看,我都不想看到.”

“真的?那我要...”不等喜出望外的小杏说完,他已经掠夺了她开口的机会.

小杏很是配合,双手在他赤裸的胸膛上挑逗着,从挺立的红豆到形状分明却不突兀的腹肌,她轻轻地用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在上面画着圈.

濑名泉享受着爱人的抚摸,这让他心里又不禁得意起来,这可是这些年他调教出来的成果.于是他也不甘落后,从她的唇一直吻至她小腹上肚脐的涡旋,恶趣味地用舌尖往里戳了戳,惹得小杏发笑.

“不行呵呵呵...痒嗯.....”

嘴上虽这么说着,却没有阻止身上之人的动作.

濑名泉自然也不会当真,三两下褪去了她尽显幼稚的粉色小裤裤,毫不客气地看着那片芳泽之地,目光像匹盯着肉的狼.

正当他欲提枪而上,身下的某人突然奸笑道:

“嘿嘿嘿,我怀孕了.”

“哈?”濑名泉一个激灵,抬起身子撑在小杏身上,对上她得逞的笑容,“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怀、孕、了!”小杏忍着笑意一字一顿地道,生怕自己的发音不够精准.

“......”

濑名泉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幸福来得太突然一瞬间无法思考”.

他爬起身,穿起睡裤,走到客厅,倒了一杯水,喝完,接着又是一杯.整个过程犹如机器人收到指令一般古板.

小杏有点担心,这厮莫不是吓傻了吧...?于是立马重新套上那件粉色睡衣,匆匆下床过去召他回魂.

“泉桑?没事吧?”话刚出口,便被拥入了一个厚实的怀抱,稍许被吓到,回过神甜甜地笑了,“小心点,泉桑真是没做父亲的自觉.”

......还不是你现在才告诉我?

“老婆,我们这回必须结婚了.”濑名泉严肃且郑重地说道.

“嗯...可是你...”

“孩子他妈,我们该结婚了.”生怕她又推脱,濑名泉再次重复了一遍,这次换了一个相对更为有利的身份.

自家老婆是个工作狂这种事真的很苦手.

“哦,知道了.”明明心里甜蜜到无可救药,却偏要做出一副不在意的姿态,小杏有些不屑地道,“可是,你这...就算是求婚?”

“啧.”



作为濑名泉,当然不会那么草率地求婚.

作为小杏的丈夫,濑名泉更要留给她一个终生难忘的求婚仪式.

于是他火速地筹备了一个礼拜,以孕妇需要多走动,去环境优美的地方散心为由,带小杏来了这里.

这是濑名泉摄影公司的一个外景圣地,某四人当红组合的外景写真集便是出自这里,前几年他从开发商那买下了这边大半的股份,说是他的私人花园也不为过.

说是花园,其实这里大部分生长的并不是花,而且一种一年四季茎叶皆发黄的植物,一株大概半人高,几十几百株生长在一起,随着风轻轻摇曳,比寻常的花朵更艳更美.

至于是什么植物,濑名泉没去特意了解过.嘛,你见过哪家地主管自家田里种了什么菜?

他第一次见到这片“花海”,便知道她一定会喜欢,不惜高价收购这片区域的股份,更是为了在某天让她能和他一起目睹这光景,只有他们两个.

他就是那么自私.所有他能发掘的美,都只能让小杏陪自己先行欣赏,旁人才能有机会.

果然,小杏的笑容从开始到现在就没消失过,她突然后悔没有听从濑名泉之前几次三番介绍自己来这边的建议.这里实在是太漂亮了.

濑名泉也难得的在她面前一直保持着笑容,路的尽头是一座教堂,他没有告诉她.

算了算距离,他对走在前兴奋不已的人喊道:“杏.”

“嗯?”

小杏转过身,看着在自己身前单膝下跪,随后手轻轻一转变出一支玫瑰花的濑名泉,惊讶地捂住嘴.

“嫁...”给我好吗.濑名泉刚开口,小杏突然低下身看了眼,一把抢过他藏在袖扣的那枚戒指.

“......”

一切发生在一瞬间,他根本没有补救的机会.

“泉桑你什么时候见了日日树前辈!”小杏惊讶道,有些激动,这种小把戏在久远的高中时期她就已经从前辈那里学会了破解的方法,不过这种藏在袖扣的做法,她知道会这样做的只有那位前辈.

“......”他的求婚还不如一个日日树涉重要.濑名泉很挫败、很气愤,也很无奈.他不想理她,生怕自己控制不住说些不太好听的话让她不高兴.现在孕妇的心情最重要,他要淡定.

看出来濑名泉越来越臭的脸色,小杏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讪讪地吐了吐舌头,拿起那枚戒指递给他:“这是送给我的吧?我很喜欢~替我带上吧?”

“......”虽然不高兴,但他没有蠢到拒绝,接过戒指,举到小杏面前,郑重道,“一生都不能脱下来.”

小杏在他深情的目光下红了脸,笑着娇羞地点点头.

两人手牵着手走到小路尽头,看到小小的教堂小杏这才了然.

这个男人,细致到了骨子里,也爱自己到了骨子里呀.

甜蜜地完成了仪式,虽然只有彼此,却比万众瞩目更为幸福.

难怪这男人不断催促自己和他成婚,真的,好幸福啊.

小杏深吸了一口气,喜悦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看向身旁同样洋溢着幸福气息的男人,扬起笑容:

“濑名先生,今后也要一直在一起啊.”

“你才是应该好好记住吧,濑名太太.”

“话说,泉桑,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什么时候和日日树前辈见面了?”

“...不准提他!超~烦人啊!”

over



撒花撒花
感谢阅读
其实还有很多回忆想写上去
但是精力有限
只好留给下次啦ww
免得都写完了以后写不出))
喜欢的话请不要忘记点赞or留评
这都是肴栗产粮的最大动力w
以及日常推歌《アイトユウ》

评论(4)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