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害的我

肴栗_深陷高三_无方

坑品一般、慎重关注

【岚杏】都说了最讨厌这种事啦

ooc有
私设有
婚后设定
成人因素有
预祝食用愉快

鸣上岚和小杏吵架了.

结婚三年以来,第一次如此激烈的争吵,在他们补办的蜜月期间.

小杏很生气,当天买了回东京的机票,趁鸣上岚去洗澡的期间,提上包就跑路了.

两个人在东京的房子,是鸣上岚刚结婚那会儿偷偷买来送给她的.一百五十平米的二层小洋房,不大,但是该有的都有,满是温馨.

家具是岚包办的.这男人嘴巴紧得很,房子买完倒腾好装修之后还过了两个月,小杏才知道有一栋属于鸣上家的房子了,他和她的家.那天是两人结婚一周年,也是小杏的22岁生日.

其实岚也没怎么瞒她.那时,小杏跟着某个被鸣上岚视为眼中钉的四人偶像团体公演去了,一出差就是小半年.

偶然有一次,岚忙完事情躺在床上,想慰问一下心爱的妻子,一个电话过去,还没说上两句话,自家媳妇浅浅的鼾声就从听筒传了出来.

耳畔均匀的呼吸声,像猫爪一样,一下一下有节奏地轻轻骚弄在鸣上岚的心尖尖.

她累坏了吧.不自觉地屏住呼吸,有点心疼.

不舍得挂机,岚开了外放,也不在乎什么辐射,什么影响皮肤,把手机放在枕头边上.闭上眼,翻了个身抱住了小杏在家时枕着的枕头,嗅着上头淡淡的香气.

这样,就好像你真的在哦.

鸣上岚觉得自己有点好笑.他自诩是一个大度的人,支持妻子的事业,他只需要貌美如花就好.反正他偶像时期收获的财富,再加上几年里或多或少在各种领域的投资,就算夫妻两人都按贵太太的生活方式过日子,也是完全没有问题.

可是大度的代价呢?唉~独守空闺的寂寞是多么难耐?

鸣上岚叹了口气.

“杏酱,人家想死你了.”

往后的日子,小杏要是出差,岚总是隔三差五在夜里用社交软件给她来个电话.连麦到天明的小幸福,时常让鸣上岚按耐不住冲动,想要真正拥抱她.

于是某次,小杏就有了特别的体验.

“鸣..鸣君、你,你该不会是喝醉了吧..?”听到那个请求,坐在桌前正准备着工作的小杏,真的手机都差点摔了.

“没有啦,人家滴酒未沾,真的.”鸣上岚刚从浴室出来,肌肤被热气蒸得有些发红.他照常按摩着身体,让肌肉放松.

“想你,也是真的.”声音稍微沉了沉,语气无比认真,“拜托了,可以吗?”

“......”

揉捏肌肤的力道不自觉地加重了几分.顺着手臂一路向上,指尖轻扫下肩头,划过锁骨,在喉结处游移了几圈,鸣上岚的呼吸也开始加重了.

“别害羞嘛,杏.”岚的声音已经有些飘了,像只诱导着小羊羔入窝的野狼.

“......”

“杏~不好意思的话,什么也不用做哦,唔...呵,我只想,听见你的声音而已,嗯...”岚捏上自己胸口的红果,轻轻提了几下,揉搓着凸起,另一只手已经按耐不住地向小腹滑去.

电话另一边的小杏早已面红耳赤,默默起身锁门关窗拉帘子.

“嗯...杏,叫我,叫我的名字...呵嗯...”

“...岚”

“做得对..呵呵,杏意外的...有天赋呢..呼...在..这种事上...呵...”

...............

过了多久才结束,小杏完全不知情.

她整个人都一直处于懵圈状态.

岚隐忍的娇呻,急促的喘息,释放的低吟,期间时不时的笑声,约莫是嘲笑鸵鸟的她.

“杏..最喜欢的..哈啊...我的手指,已经全部..全部都舔过..一遍了哦..呼..就像你...平日里..每次..嗯...做过的..哼嗯...”

脑子里盘旋着他的声音和话语,完全扰乱了小杏的心神,工作是做不成了,干脆一躺,熄灯睡觉!

这一闭眼可不得了,浮现的全都是自家老公的肉体.鸣上岚是模特出身,对自己身体的保养那可是细致到了头发丝儿.修长匀称的双腿,紧致却不突兀的肌肉,平时因为性格的原因,再加上穿衣显瘦,看起来扶风若柳,其实那对臂膀多么有力,只有小杏自己知道.

还有他的声音.平时姐姐的做派,旁人听不出他的本音,他只会在特殊的时刻使用自己的本音.

当然,这特殊的时刻...反正小杏从来没有在他使用自己本音的时候,逃出过他的手心.

一方面,使用本音的鸣上岚有点可怕,小杏不敢招惹,另一方面,岚用本音时,真的很性感,那种直戳心脏的触电的感觉,她可深深眷恋着沉迷着.

于是,这天晚上,小杏有生以来第一次,梦见了和爱的人做,爱做的事的场景.

回忆总是甜蜜的,收拾着床铺的小杏翻了个白眼.

为了岚这次说做蜜月,实为蜜年的旅行计划,工作室那边她可是休了个年假,没想到才过一半居然发生那么不愉快的事情.

好气哦,这个小心眼的男人.

不过鸣上岚的小心眼,她也不是第一天见识了.

谈恋爱那阵子,他还是个正经的偶像,而自己也还只是制作科的学生.

明明不是一个班的,却总是仗着“姐姐”的身份,拉着她一起吃午餐,一起完成工作,一起做各种事情,还不让别的男人跟她太亲近.

牵手和互相喂食这样的事情,不知不觉间做起来比同性之间还自然.

现在想来,她真傻,那么早就入了这家伙的套.

难怪当初和岚同组合的濑名前辈和凛月,都吐槽过他又小气又强势,白长了一张看起来安全的脸.

外面天色正好,阳光透过窗洋洋洒洒地把这间暖黄色的卧房点缀得更具温情,小杏的时差还没倒过来,回忆着回忆着往事,眼皮就打起了架,打了个哈欠,趴在床沿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四周已经完全黑漆漆了,而她已经在床上躺得好好的,被子也盖的紧紧的.

小杏有些茫然,感觉头有点沉,下意识地爬起来看时间,起身才发现,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

惊讶地看向床的另一边,一双水晶般通透的眸子正注视着自己,鸣上岚抿紧的唇,透出了十分危险的意味.

“早、早啊,鸣君.”小杏干笑着打招呼道,忽的想起,错的一方可是他,她为什么要怂?于是语气又硬朗了些,“你怎么也回来了?”

鸣上岚要气死了.他发现她不见了,在酒店周边找了一圈,然后又去了原本计划的景区找了个遍,就差去翻垃圾桶了.

幸好她下飞机以后,手机开机了,定位也启动了.

东京,好啊,东京.

鸣上岚忍着心里头的庆幸又苦涩的复杂感情,火速买了张机票回程.

售票的客服看到那么帅个小哥这副急切的模样,眼神不经意扫过他无名指的戒指,了然一笑.

老婆生孩子嘛,嗨,常见.

岚在飞机上想了很多种和杏好好“谈谈”的方式,可是真正见到趴在床边熟睡的人,担忧了一整日的心,终于安稳下来.

把人抱上床,他也察觉到自己的疲惫了.笑话,能不累吗,他半天把巴黎城区差不多给跑了个遍.

“真是不能纵容啊,万一你出事了,我该怎么活.”

“杏酱,你答应过人家,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会对人家不离不弃的.”岚的语气听着委屈,神情可是严肃得不止一点点.翻过身双手撑在小杏身侧,将她禁锢在自己身前,不断地将身体往前探.

“唔..别这样,”你这样.....我害怕.小杏挪着屁股往后躲,直到后背已经紧贴在床头的背垫上,无处可逃,“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小杏感觉头还是很沉,身上出了一层冷汗,不知道是不是被这男人吓出来的.

“是啊,当然需要好好、谈、一、谈.”某人很危险的笑容.小杏的气势不自觉又弱了,突然想到什么,脱口而出.

“我怀孕了.”

“真的??!”

“假的.”

“......”

“冷静下来了吗?”小杏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

“这次事情,我想过了,我可能也有没有顾及到鸣君你心情的地方,对不起.”睡醒一觉后,小杏终于也能理智地评判两人争吵的事因,的确双方都有不对.

但是争吵这种事情,最讨厌了.有原因的话,更讨厌.

“我才是,对不起,我们重归于好吧.”杏认真的神情,让岚有种被攻陷的抨击感,一把拥住面前之人,“杏,我爱你.”

杏回抱住他,轻声道:“嗯,岚君,我现在,身体有点不舒服.”

“你怀孕了?!”

“不!没有!真的.”

“唔,看来人家还要更加努力一点.”

“......”

“不闹了,怎么了?”岚低头碰上她的额头,烫得十分不寻常,“啧,笨蛋,你在地上坐着睡了多久啊?”

“唔..忘记了,从太阳能照进屋的时候开始.”

“......”

“真是,拿杏酱你没办法啊...”鸣上岚笑着摇了摇头,“你果然也离不开姐姐我吧,这一辈子.”

“呼...呼...呼...”

“嗯?又睡着了吗?真是的,先把衣服换了吧,湿透了哦.”

“嗯..交给姐姐你,就可以了.”

“拿你没办法啊!我先去给你放热水.”

“嗯,有你在真好,我爱你哦,岚.”

“!!”

小杏的病好得很快,也验证了她,真的没怀孕.

岚看上去很失望,之前好像都没有思考过要孩子的事情.

小杏工作忙,两人待在一起的时间,还没有小杏抱着工作薄的时间长.

好不容易休一次年假,过上了没日没夜都能和媳妇么么哒的幸福生活.鸣上岚现在是决心要把老婆的年假变成永久假期了.

所以第一步攻略是,孩子.

不过首先,还是要让小杏相信自己是有能力养活他们母子的.

几张银行卡的存款数额先给她瞧了个大概,小杏当即惊讶地问自家老公:“你每天都呆在家哪来那么多钱?”

“......”

鸣上岚突然有个大胆的猜测,该不会小杏之前那么卖力地工作,是为了养活他?

小杏尴尬地笑了笑,她哪敢说是啊.虽然事实的确...

鸣上岚觉得生孩子之前,家庭信任问题要搞搞好.于是两人彻夜长谈,奋战到天明,试了好几种以前还没用过的姿势,解决了这个问题.

最后是小杏哑着嗓子,边哭边颤央求岚,以后一定把他当成靠得住的男人,让她睡觉吧,她真的,不行了.

小杏哪里不知道鸣上岚的心思,只是她也不反对罢了,既然未来的生计问题已经得到了保障,她有什么拒绝他的理由呢.

更何况,她根本没法拒绝他呀.

又是一个天明,如果没有错误的话,现在还是他们两人的蜜月期吧.

决定了两人的造人计划,便没有再往远处跑了,安心自驾游,去郊区踏青.

初春时节,远郊的空气还透着些凉和湿,夹杂着清新的土壤气息让人的心情也跟着舒爽了.微风扫起水面的花瓣,或携着点滴水屑轻轻坠回,或随风扬落回归尘土.

小杏突然想起来很久以前自己听过的一首歌,哼了哼曲调,回忆了下歌词:“哼~哼哼~

けんかはいやだ(讨厌吵架)

見るのもいやだ(也不想看到)

いいもわるいも(不管好坏)

あるもんじゃない(都不该存在)

おまえのせいで靴はずぶ濡れ(都是因为你我的鞋子湿透)

ズボンの裾には泥がはねて(裤管上溅满了泥)

おまけに俺のお気に入りの櫛(而且我喜爱的梳子)

忘れてきたが(忘了带来)

愛しているぜ(我爱你啊)

けんかはいやだ(讨厌吵架)

いつでもいやだ(一直非常讨厌)

理由があれば(有理由的话)

なおさらのこと(更觉得讨厌)

........”

“杏酱,等等人家哦.路太滑,还是要两个人一起走呀.”

“嗯,一起走.”

“杏酱刚才说了爱我对吗?”

“是歌词.”

“人家也爱你哦.”

“是歌词!”

“不要吵架哦,你说过‘最讨厌这种事’的吧.”

over

感谢阅读
通宵写完的一篇
这种风格如何呢?
喜欢的话不要忘了点赞w
关于两个人到底因为什么事吵架,照例【留评】付费,评论破二十发出,感兴趣的话留评助攻吧

评论(28)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