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害的我

肴栗_深陷高三_无方

坑品一般、慎重关注

【晃杏】因为我是遵守约定的男人


私设有
ooc有
R18描述
毕业后
注意避雷
慎入

梦之咲的毕业典礼,比起别的学院总是要有特色许多,虽说每年的风格都不一样,可总是会有些万年不变的传统.

这种所有年轻偶像聚集在一起,哭声和笑声交杂在一起的场面可不多见.

有句话说错了,他们不是偶像,或者说,现在的他们皆卸下了偶像的皮囊.

否则在舞台上可谓叱咤风云的「Deaddog」队长大神晃牙,此刻泪水止都止不住的模样,如果让粉丝看见了...

嗯,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不由自主,小杏按快门的频率又加快了.

自「Undead」的前辈在上一年毕业以后,大神晃牙就正大光明地接下了队长的担子,该死的混账吸血鬼终于没资格管他了,为此还耀武扬威了很久.

可惜不是所有人都看不出他眼底的落寞.

看破不说破,小杏本来是这么想的.

谁知道那家伙居然自此一蹶不振准备玩什么“我要守护他的Undead”,连新加入的一年级生申请加入组合都不理会.

偏偏队友阿多又由着他胡闹.

气得她在新生入学会当着众人的面,把晃牙推下了礼堂的舞台.

“既然担任了队长,就负起你的责任,组合现在不是任何人的,是你的啊!他们都在期待着在你的带领下有所成就,为什么你却懦弱的像只丧家犬?”

说完小杏自己都觉得有些多管闲事了.

众目睽睽之下,晃牙的脸色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爬起身瞪了一眼小杏,跑了.

阿多见状想追上去,被小杏拦住了.

“我去吧.”说完她看向站在舞台中央拿着演讲稿的现任学生会长,衣更真绪.

真绪点了点头,示意她放心,去吧.

小杏没有犹豫,朝着晃牙离开的方向追去了.

没人知道那天他们发生了什么,反正晃牙是彻底释然了,再也不矫情地守着只剩下两个人的「Undead」,而是大手一挥,在组合成员表上写下了那两名申请加入组合的青涩少年的名字.

后来还嫌「Undead」已经是过去式了,顶着这名字老气,当下决定了组合的新名字——「Deaddog」.

听到这个新名字,小杏正喝着的一口水直接喷了.

她不是不知道这名字对他的意义,不然她绝对一个箭步冲过去阻止那张“组合更名申请表”的上交.

第一次将「Deaddog」的组合服装制作出来的时候,晃牙看着服装上标志着自家组合的三头狗,很是高兴.

他可是恨透了以前破破烂烂的黑色蝙蝠.

你就瞎叽歪吧.小杏很是不屑,别人不知道,她又不是没见过这厮抱着「Undead」的组合帽躲起来抹眼泪的场面.

晃牙看到她的神情,止不住恼羞成怒,摁着她的头就亲了上去.

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吻.

小杏记得很清楚.双唇分开后他惊慌的神情,是被他自己的举动吓到的.

然后,他跑了.

别看他平时凶凶的,动不动就嚷嚷着“本大爷要咬死你”,其实内地里就是个胆小鬼,还是心智无比稚嫩的那种.

不然怎么会那么久连小杏多次的明示暗示都毫无察觉?

扯远了,毕业典礼很顺利的结束了.

晃牙很放心把组合交给现在是二年级的小崽子们.比起组合才相处了一年的他们,居然就让他有些舍不得了.

幸好他们也对得起自己平时的照料,也舍不得他,把花送到他和阿多手上,抬起脸来,眼睛肿的跟核桃似的.

这气氛导致他也一时间没绷住,四个人相互拥抱着,眼泪不知不觉就留下来了.

这更是给小杏提供了狂拍晃牙同学哭相的机会.

算了,不能卖,窥忌这个男人的目光已经够多了.什么都让别人看到了,还怎么私藏他?

于是,也就有了多年以后小晃牙手里时不时翻阅的珍藏册集.不过,这可是后话了.

小杏作为唯一一位毕业的女性制作人,在学院里也是相当有人气的.挨个给了一个拥抱和竖着剪刀手的合照,她心里头也有些难过不舍了.

最后一个拥抱是给才睡醒的凛月,凛月是学院里最令他头疼的男人.与其说是男人,不如说是个满肚子小计策的孩子.明明是最年长的,却是最爱撒娇的,很多时候小杏对他都是无可奈何的状态.

就像现在,他抱就抱着了,也不撒手了.

“杏,最后让我吸一次你的血吧.以后就很难有机会了呢.”淡淡的语气,从他口中说出来更像是在撒娇.

小杏没说话,点了点头.

其实她的性子不算热情,有时候可以说是冷淡,对于这些偶像总会下意识地保持距离.唯一能让她耍着小聪明刻意接近的,也就只有此时在和经常进入学院里流浪狗做告别的某人.

牙齿碰上颈项的皮肤,虽然触感并不陌生了,但小杏还是忍不住轻颤了颤,有些紧张.

“你这混蛋,擅自对本大爷的女人做什么呢?”

身上一轻,小杏睁开眼.凛月正被晃牙拎着后领教训着呢.那姿势有点像拎猫.

“诶~什么你的女人?小杏什么时候成了柯基的女人?”凛月也不生气,挑了个重点调侃道,目光在两人身上游移.

晃牙的脸“唰”得红了,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一本正经地解释着:“反正她就是我的女人,你这个混账吸血鬼要吸血找别人去!”

小杏忍着笑,心想我都没不好意思,你羞涩个什么劲.愈发觉得自家男人实在是可爱.

这么一年,谁看不出来晃牙和小杏那点事.每回这两人走在一起的气氛都别别扭扭的,越是别扭越是有人关注,久而久之大家也都闻出来那份别扭底下透出来的甜丝丝儿的香气.

看破不说破,看破不说破.晃牙还真以为自己隐瞒的好好的.

其实小杏也很疑惑,晃牙把两人的关系瞒那么紧做什么.很久以后她问起这个问题,晃牙才支支吾吾地回答:“偶像和制作人相恋,这种消息传出去不是很难听吗?我怕影响你的工作.”

简单极了的理由,把小杏感动的一塌糊涂.只是她现在还不知道,对于晃牙终于敢在众人面前公布两人的关系欣喜不已.

离校的时候,晃牙再次当着所有人的面向小杏伸出手,面无表情,看起来很酷.

只有握上他的手的小杏才知道,手心粘湿的触感,暴露了他有多紧张.

从偶像身份毕业了的大神晃牙,一直牵着小杏做着普通情侣在普通时间会做的普通的事.

灯光不会再打在他一个人的身上,注视他的目光也只有小杏一个人.

这种感觉很美好,可他却有些莫名的患得患失之感.握着小杏的手紧了紧,他问道:“小杏,现在我不是偶像了,你还会...”

还没说完,小杏突然停了下来,摘下他脸上用来掩饰容貌的黑框眼镜,顺手扣在了他的帽子上,双手摸上了晃牙的脸颊,转过他的头与自己对视,冷不防问了一句:“你是谁啊?大神晃牙先生这时候会问的难道不应该是‘杏,你愿意成为我的女人吗’之类的?”

“为什么要问这个?你不是早就答应了我,毕业后就成为我的女人吗...”晃牙的脸突然红了,躲闪着小杏的目光.

小杏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

那是在某个雷雨交加的下午发生的事.晃牙难得的送她回家一次,半路就下起了暴雨,把两人淋成了落汤鸡.

雨下了一个晚上,晃牙顺理成章的在小杏家里住了下来.

客厅里,小杏的弟弟霸占着电视.晃牙和这小子见过几次,看得出来他不太喜欢自己,以晃牙的性格,也不会和对自己没有好感的人套近乎,尤其是知道了这小子看他不爽是因为他抢了他姐.

那你不爽着吧,大爷我登堂入室去了.

晃牙打量着小杏的房间.自己的住处小杏已经去过了很多次,她的房间他却是第一次参观.

小杏还在浴室里,隔音效果并不算太好,可以听见哗哗的水声.

充斥着她的气味的房间.

晃牙不想承认他此刻有些想入非非了,但是发红的双颊出卖了他.

再怎么说他也还是个年轻气盛的男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女方还在洗澡.他能不想入非非吗?

怪不得他,怪不得他,要怪就怪羽风前辈当初给他植入太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骚乱着晃牙内心的水声停了,小杏从浴室走出,只裹着一条浴巾.

看到坐在床上的晃牙有些惊讶,连忙退回浴室掩住身体.

晃牙当然也看到了小杏,心里大喊一身不妙,连忙转过脸.

“你这女人!怎么一点防备心理都没有!”

“我不知道你在啦,晃君可以帮我拿一下椅子上的衣服吗?”

小杏确实没想到晃牙会那么主动地进入自己的房间.悄悄探出头,晃牙正把自己的衣物递过来,她伸手接过,目光却注视着他撇过另一边通红的脸.

晃牙在她接过后,目光不自觉地跟着望过去.只能看到她白皙的手,修长、细腻的手指比起抓着的衣物,更像是在抓着他的心尖.

他太喜欢她的手了.

小杏出来的时候,晃牙还坐在床上沉思,脸依旧红红的,她父亲的衣服对晃牙来说有些大了.走近后,她终于没忍住,揉上了他的脑袋.

挚爱的一只手诱惑着他,晃牙还是没忍住,情不自禁地抓过在他头上作怪的手,先是轻咬了咬,随后用舌尖舔上了手背.

小杏被吓了一跳,匆匆把手收回.

晃牙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抬头对上小杏有些慌乱的目光.

她的脸有些发红,眸光慌乱得像只受了惊的小鹿.

“对不起,吓到你了.”晃牙没有情绪地说了句,起身准备离开.

慌忙转身拽住他的胳膊,小杏解释道:“晃君,我,我不讨厌你对我做这种事的...只是太突然了...我...”

晃牙牵起她的手,十指相扣,与她对视着.

“毕业以前,本大爷不会碰你的.”

在他的目光中,小杏觉得自己的心跳绝对漏了好几拍.

“不过毕业以后,你随时准备好成为本大爷的女人.”

他笑的有些坏,小杏却傻愣愣地点头了.

太刺激了,她被撩到了.

“你答应了本大爷,休想反悔知道吗!”晃牙不知道眼前之人的思绪早就飞得老远去了.

“我才没有答应你这种事呢!明明是你自己承诺毕业前不碰我!”能让小杏都不淡定的事情可是少之又少.

“是你先答应成为本大爷的女人,本大爷才会作出那种承诺的!”

是吗??小杏也有些不确定了,那晚太刺激了,连带她的记忆都是恍惚的.

想了想摇了摇头,怎么可能!答应这种事!况且那会儿离毕业还早着呢!

“新生入学会的那天,你说过想成为我的女人的!”晃牙一句话终于让小杏想起来了.

好吧,自己的确说过那样的话.

可是??那次也算吗???大神先生你当时可没这么想吧??

“啊~~”小杏有些不耐烦地声音,“晃君是笨蛋!是白痴啊!”

“喂!女人,你最近越来越嚣张了啊!”说着晃牙伸手想揉她的头发.

“爪子.”小杏突然来一句.

“可恶!你这家伙!”看着自己的手听见这个词,生理性反射放入了她的手中.晃牙当然不爽了.

“阿凛!”她突然又道.

晃牙随着她的目光转过头,身后空无一人.莫名其妙地看向她.

“阿凛还在你家吧!我有点想见它了.”小杏是一个很遵守承诺的人.他也是.所以对于答应了的事,她不介意尽快执行.

希望这个呆笨的男人,能听懂她的意思吧.

晃牙听懂了,懂的非常透彻,所以反而紧张了.他认真地问道:“杏,你确定了吗?”

小杏没说话,笑着牵起他的手.朝他住处的方向走去.

在楼下的便利店里买了些简单的日用品和必用品,算是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小杏看着两人的手再次变换成十指交握,保持着甜蜜的笑容.

刚进屋,关上门,小杏就已经被晃牙抵在门上吻住.他的舌有些笨拙地探入,本能地索取着小杏口腔中的气息,纠缠住她的舌.

分开后,两人皆喘息着,黑暗中只有他注视她的眸光仿佛是亮的.

“杏,我一定会娶你的.”

他认真的承诺让小杏有些感动,主动抱住他,递上了自己的唇.

自始至终,他都很温柔,和这家伙平时的粗暴相较,真的是判若两人.没有什么技巧的动作,只是参寻着本能的驱动,传达他的爱意.

不错,他是爱着这个时刻能让自己依赖,给自己信心的动力的女人的.

胜在力道和抚摸皆温柔如水,小杏第一次带来的痛感并不强烈,只是一刹便被满身的幸福感带过.

这个男人,是她深爱着的可爱男人呀.

一场痛快淋漓后,晃牙便抱起小杏进了浴室.

或许从很早以前,他就认定小杏是自己的女人了.他怕她累着,怕她整天埋在工作里头,怕她不对自己笑,怕她不和自己说话,更怕她离开自己.

而此刻,他真正拥有了小杏,拥有了全世界独一无二,只属于他的女人.

小杏已经闭上眼浅眠,这种体力活确实还不适合她,隐隐约约感觉额头印上某人的唇.勉强睁开眼,看着他,笑容很浅,却很美.

“大神先生,我爱你.”

离毕业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这几个月晃牙牵着小杏走遍了很多从未目睹过的风景.通俗易懂的说法就是,日子过得老滋润啦.

期间好几次被以前的粉丝认出,游玩计划变成了逃跑计划.这下大家都知道了隐退的死狗队长,身旁已经有了一位可以在大街上就啃在一起的俏丽佳人了.

众粉丝或是失望,或是祝福.也有不少搞事份子天天推测他们下一个游玩地点,专门提前到那蹲点堵人.

这让晃牙的暴脾气蹭地上来了,拉着小杏回家蹲了半个月不出门.

好吧,不出门的只有小杏.晃牙倒是常常出门不知道忙什么.

小杏也不在意,她多半也能猜到晃牙在做的事,想到这不由甜甜地笑了.

毕竟,她的生日就快到了不是吗?

果不其然,那天当晚,晃牙把她带到海边.还神神秘秘地蒙住了她的眼睛.

小杏心里暗笑他幼稚,却高兴地步子都有些不稳.

扯开眼前的布,映入眼中的是一块大蛋糕,蜡烛的火焰照亮了四周的玫瑰花瓣.

“生日快乐,我的爱人.”晃牙将一束玫瑰递上.

小杏噗嗤笑了,知道自己这样有些毁气氛,还是忍住了:“好怪哦,晃君说这种话.”

“啰、啰嗦,给本大爷收下就是啦.”晃牙不自然的撇开脸,他就觉得怪异,那群家伙非说合适.

小杏接过花,不就是过个生日,需要这么隆重吗?第一次这样被庆祝生日,有些不好意思,心里头填满了幸福二字.

晃牙见她接过花,默默地单膝下跪,从口袋中掏出装着戒指的盒子.

“杏,你愿意成为我的女人吗?”

没想到还有这一出,小杏呆住了.

随后止不住的笑容在脸上露出,刚想作答,却传来一声.

“不愿意~我不愿意啦~”

“哎呀!小凛月你捣什么乱呀!人家正看到感动的地方!”

“小杏那么久都不回答肯定是不愿意啦~我这种老人家一看就知道的我知道的~”

“啊啊!!朔间凛月你这只混账吸血鬼!”晃牙终于绷不住了,起身一脚踹向装饰满了玫瑰花的背景板.

一时间,后面藏的所有人都蹦了出来.

“朔间前辈,羽风前辈,阿多君,凛月君,鸣上君,衣更君,弓弦君,影片君,日向君,裕太君...你们怎么都在?”小杏吃惊地看着站成一排的众人.

如果说晃牙突然的求婚令她惊讶,那么这便是让她惊喜了.

和每个人拥抱过后,才发现一直有些委屈地看着自己的某只犬系生物.

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戒指,往中指套.

晃牙有些惊讶,疑惑地看着她.

“干什么?本来就是给我的不是吗?你要反悔吗?”小杏若无其事地反问他.

晃牙激动地刚想说话,被一声哭声打断.

“呜呜呜,太感动了,这对相爱的人啊!一定要得到神明的祝福啊!小杏妹妹,婚礼人家要当伴娘.”

是鸣上岚那个可怕的男人.

“诶~才不要祝福,一定要诅咒啦~”

朔间凛月.晃牙已经开始磨牙了.

“吾辈太感动了~小狗也成长为真正的男人了.吾辈终于可以放心了.”

还有只大的,居然直接抱过来了!

不过这次他没有反抗,毕竟眼前这人,是他曾最崇拜的男人,黑夜的魔物.

“小杏是个好女人,晃牙君要好好珍惜哦.记得多看几遍我送给你的DVD.”

“小杏太瘦了,晃牙同学要督促她,多吃肉.”

“您找到了归宿,我也就放心了,请幸福哦.”

......

难得的聚会是在众人的祝福声中结束的.

快日出了.

海滩上坐着的小杏依偎在身旁晃牙的肩头,两人紧紧相扣的双手似乎这辈子都不准备松开了.

阳光洒在两人的身上,小杏伸出手,戒指上的钻石闪着光.

幸福地看向晃牙,正对上他的目光.

相视着,笑了.

“请多指教啊,大神太太.”

over

感谢阅读
甜到了吗?甜到了吧!
很早就想写这种简简单单的恋爱故事
正巧被汪口的话戳到了
于是写下了这篇
喜欢的话留评或点赞哦

小剧场送上!

「请问大神先生,您和大神太太在新生入学会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晃牙(脸微微红了):那是,本大爷一生都不会忘记的谈话.

「所以到底是什么!!」

晃牙:切,可以打马赛克吗,我太太听见会不高兴的.

「好的好的」

某不愿意透露名字的大神先生:具体我也忘了,我只记得她说【付费内容请留评收听】

评论(25)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