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害的我

肴栗_深陷高三_无方

坑品一般、慎重关注

【司杏剧情向】明日终始②


轮回梗
内含私设、ooc
不寻常的剧情
脱离实际注意避雷
需耐心阅读
慎入

5月25日.

朱樱司愣愣地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日期.

真的重来了..?

兴奋、喜悦、紧张、担忧,几种情绪混合成了他现在的心情.

还是说,他经历过的「5月25日」,只是一场梦?

朱樱司做了个深呼吸,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出门来到公交站台.因为耽搁了一小段时间,站台前已经来了不少人等候公车.

他们忙碌着自己的事情,这场景熟悉的不行.

上了车,他愣了愣,走向下车门边,站在了自己曾选择的位置.

他有预感,那一切绝不是dream.

他的确是得到了「重来」的机会.

数到了小杏上车的那一站,他满怀期待地注视着上车门的方向.

果不其然,那道身影是她.

小杏走到了他的对面,注意到这位与自己穿着同校制服的少年,愣了愣,随即对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今天是她第一次进入那所学院,没想到一大早便遇见了校友.

他看着自己的目光中,似是带着欣喜,可是当自己抬眸与他对视的时候,他却急忙错开目光,脸还有些红.

小杏觉得他很眼熟,如果没有记错,她一定在某张海报上见过他,可是一时想不起他的名字.

他的名字,是什么来着?

当小杏冥思苦想着他的名字之时,他突然靠近自己,有些疑惑,双手不禁抓紧了挎包.

“停止你的行为!”

朱樱司抓住了偷拍小杏裙底的男人的手腕,考虑到即将会紧急刹车,他抓得很紧,甚至自己的手也有些疼了.

另一只手抓着小杏身后的栏杆扶手,撑住自己的身体.

从小杏上车开始,他就时刻准备着.那男人果然又做起了这种事.

刹车真的很急,虽然刻意保持着平衡,但朱樱司还是砸上了小杏的身前.

“非常抱歉!”他的声音传入自己的耳中,宛如清泉一般干净的声音,小杏恍惚着忘了回答.因为他有撑住他的身体,所以两人并没有撞得更疼.

“喂!松手啊!干什么!”身旁传来的厉呵声让她回过神.

“你刚才在干什么?请立刻给这位小姐道歉.”朱樱司皱着眉,尽量表现出男人的姿态掩饰自己的紧张.无论那流氓怎么挣扎,他都不松手.

“神经病啊?你...”

“需要我报警吗?”

那男人还想狡辩,看到朱樱司一脸认真的模样,暗骂自己倒霉.

“切,对不起.”

车厢内的乘客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从两人的对话中,多少也猜测到了.

纷纷咋舌公车流氓的无耻,赞赏起了小少年英勇的行为.

“真不要脸,一个成人还要个孩子来教训,丢不丢人.”

“这孩子好,我回家要告诉我家孩子,让他学着点.”

“刚才就觉得这男孩子不一般,像个绅士,果然啊.”

朱樱司听见他们的议论声和夸赞声,没有半分喜悦,相反十分别扭.

他被诬陷的时候,这群人可不是这么说的.

“谢谢.”小杏诚挚地感谢道.

“不客气.”朱樱司不好意思地撇过头.

制作人学姐果然是女生的说...身体软软的.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朱樱司的脸又红了.在心里斥责自己怎么可以对女性的身体抱有肖想.

这一次朱樱司直接坐到了学院旁的站台才下车.和小杏一起.

朱樱司站在她的右侧,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一起走进校门,却都是沉默着.

朱樱司,说些什么呀,作为绅士应该要主动的.

这样想着,他道:“我、我的名字是朱樱司,是这所学院的一年级生,是一名、偶像,所属的组合是Knights.”

啊!对!就是朱樱司!

小杏纠结了一路的问题终于得到解答,心里牢记了这个名字,欣喜地望向他:“我是小杏,转校的二年级生,但...不是偶像.”

“学姐大人的教室,需要我带您过去吗?”

小杏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我要先去佐贺美老师的办公室报道.”

“好的,一会儿见.”

与她分别后,朱樱司先看了一眼钱包,幸好,还安安稳稳地躺在书包里.

匆匆进了教室,刚坐下时铃声才响起.他没有迟到.

浅浅的笑容浮上脸,目前为止一切都很smoothly.

很快就到了中午,一切流程依旧,只不过这一次邀请共餐的角色,由朱樱司担任了.

“学姐大人,学院餐厅的炸鸡块、海鲜捞以及煎小牛排,还有小卖部的红豆面包.都是可以作为梦之咲名产的delicacy.”朱樱司觉得,作为偶像学院,不得不说梦之咲的伙食实在不错,尤其是小卖部的各类零食,所有他喜欢的口味一应俱全.

“我们Knights的朔间前辈,很多人都说他做的点心才是真正的delicacy.”虽然他看到那样的外型,完全无法下口,“鸣上前辈也知道很多好吃的,炸鸡块就是他推荐给我的.”

“还有濑名前辈,他虽然很挑剔,但是由他推荐的食物一般都是delicious又healthy的.”

突然传来小杏的笑声,朱樱司这才发觉自己介绍的有些兴奋了,分享自己喜欢的美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听见她的笑声却不自觉地脸红了.

“朱樱,你让我想起了我的弟弟.”小杏笑着说.

“学姐大人有弟弟?”朱樱司诧异地看向她.

“嗯,和你有点像哦.”尤其是容易害羞这一点.

“稍微有点envy您的弟弟呢.”朱樱司瞥开眼,“我一直是独生子,如果学姐大人能做我的姐姐大人,一定会很幸福的.”

“可以哦.”小杏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这个率真的少年把心思都写在脸上了,她怎么还忍心拒绝他.

“那、那请您把我当成您的弟弟就好!姐姐大人!”朱樱司第一次遇见如同母亲大人对待自己一般温柔的女性,他发自内心地喜欢她.

“司君,请多关照哦.”

小杏被佐贺美老师一个电话叫走后,朱樱司也准备去找前辈们决策下午初选的事了,结果正巧在餐厅门口遇见了鸣上前辈.

突然想起,「昨天」中午也遇见过鸣上前辈,只是当时他还不知道下午初选的事.

“鸣上前辈,您有见到濑名前辈吗?”

“啊啦,小司司一见到人家却只提泉桑,人家可是会不高兴的.”鸣上岚鼓着脸,“刚才跟泉桑打招呼,明明他是在对电话那头的人说‘超烦人’,可是视线却是落在人家身上.”

“抱歉.呵呵,看来濑名前辈还是和往常一样.”濑名前辈一向如此,如果他不嘲讽别人了,朱樱司绝对会怀疑他是不是生病了.

“真是的,人家才不烦人.”鸣上岚抱怨完,突然想到,“小司,学院里新转来一位女孩子,你知道吗?”

“是,我正想和您说这件事情.”朱樱司把自己的计策如实告诉了鸣上岚.

鸣上岚颇有兴趣地点了点头:“不错哦!呀,人家想起来泉桑刚才的电话,好像是工作室那边让他下午过去的说.”

“那由鸣上前辈去找濑名前辈,我负责找朔间前辈,可以吗?”一切都顺利进行着,他感觉自己已经胜券在握.

“好的~小凛月现在有可能在图书馆,你去看看吧.”

最后在礼堂外见面的三人,显得有点滑稽.

朔间凛月整个人趴在朱樱司的背上,睁开眼有些茫然地扫了眼四周.

“诶?这是哪?”

“是那家伙回来了吗?用他的宇宙飞船把我带到了这?”

“嘛,不妨碍我睡觉的话,随便什么都好了.Zzz~”

朱樱司无奈地摇了摇身上的人:“朔间前辈,请醒一醒.”

“嗯?是小朱啊.你也被绑架了吗.”

“啊啦啦,意识不清醒的小凛月也很可爱哦.”鸣上岚顺手接过黏在朱樱司肩上的凛月,他那么小的身板还要背着这么个巨婴,看着就心疼.

“濑名...前辈呢?”环顾四周没有看见濑名泉的身影,朱樱司皱起了眉.

“抱歉啊,小司.”鸣上岚摇了摇头,“我没有找到他,电话也不接,按照以往的情况,他应该是在工作.”

“辛苦鸣上前辈了.”果然还是没control好时间吗.

最后的结果很令人失落,小杏还是选择了Trickstar.

中间还发生了些令众人哭笑不得的小插曲.

被鸣上岚放在礼堂的座椅上睡觉的朔间凛月,刚醒来就闻到一阵不得了的香味.

微微睁开一只眼睛,身旁正站着一位女孩子.

奇怪,这里怎么会有女孩子.

而且,血液的香气正源源不断地涌入他的鼻中.

看来用餐时间到了呢.

“美味...”朔间凛月拉过女生的一只手,正想把她拽到自己身前.

“朔间前辈!”

朱樱司急急地挡在两人之间.

太大意了,居然忘了朔间前辈是很danger的角色.

意识还未完全清醒,朔间凛月只管抱住身前的人,把下巴抵在了他的颈项.

“嗯?这个味道...小朱?”

朔间凛月牢牢地贴在他的后背,双手还搂着他的腰.

小杏还没回过神,呆呆地看着身前的两人.

朱樱司慌乱地掰开腰上的手臂,因为着急和窘迫,又是满脸通红.

啊啊,又在姐姐大人面前丢人了,好羞愧.

“小朱的血...也很不错,是你自己靠过来的哦.”朔间凛月一边说着,一边略微拉开了朱樱司的领口,“我开动了.”

“朔间前辈!!”

“嘶...”倒吸凉气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啊啦啊啦,人家才离开一会儿,小凛月和小司司的关系就变得那么好了?”鸣上岚笑着把刚才情急之下贴在凛月脸边的碳酸饮料拿下.

“好冷...”朔间凛月捂着脸,语气中带着些委屈.

“谁让小凛月欺负小司司呢?这是惩罚.”冰镇过的易拉罐饮料的威力,可不一般哦.

“小司司,这瓶是你的.”

朱樱司还没从刚才回过神,愣愣地接过他递来的草莓牛奶.

“啊啊!好可爱的妹妹呢.你就是新来的转校生妹妹吧?人家是鸣、上、岚,名字太麻烦的话,叫姐姐就可以哦.”鸣上岚看到了一旁可以说是傻眼了的小杏,兴奋地介绍起了自己.

“来,姐姐这瓶给你喝.芒果酸奶对皮肤很好哦,不过妹妹的皮肤已经很不错了呢.”

鸣上岚的及时出现,成功解救了朱樱司.

下次有机会一定买下餐厅所有的炸鸡块,作为给鸣上前辈的谢礼.

朱樱司如是想.

“陪姐姐一起去吧,人家也想和小杏尽快地熟络起来,更多交流是必要的吧?”

结束后,鸣上岚拉上了小杏一起尝尝小卖部的新品.

“啊啦!突然想起来,人家还有训练的课程没有做完.抱歉啊转校生妹妹,姐姐只能下次请你吃甜筒了.”半路上,鸣上岚突然停了下来.

“小凛月也跟我走,你的缺勤次数太多啦.”

鸣上岚笑着拉上朔间凛月就往教学楼走.

“诶?没有必要的吧...”

“鸣上前辈,训练我不去的话没问题吗?”两位前辈猝不及防的决定让朱樱司很是无奈.

“是班级的训练活动啦,班里的.”鸣上岚转过头挥挥手,语气中颇有了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小司~替人家照顾好你的姐姐大人哦~”

“......”前辈们果然都很不靠谱.

“姐姐大人...还要去吃甜筒吗?”

小杏摇了摇头:“不了,这个季节吃太冰的东西,我果然还是不行.”

“是的,女生吃太冰的话,对身体会很不好.”朱樱司笑了笑,有些尴尬的气氛稍许缓和了些,“姐姐大人是不擅长拒绝别人的类型呢.”

“嗯...确切的说,是因为鸣上君是不太好拒绝的类型.”

“的确如此,鸣上前辈虽然性格有点怪,看起来很好说话,但也是很有自己主见的前辈.”

“嗯.”

气氛再次冷寂,意识到话题或许不对,朱樱司问道:“姐姐大人,接下来您有什么plan?”

“我吗?嗯...先去一趟书店吧,第一次担任制作人,有关于这方面还需要了解、学习很多东西.”

本想问问小杏对于以后的日子有何打算,却变成了待会儿有何计划,朱樱司点了点头接过话茬:“书店吗?要买很多书吗?”

“还不知道呢,如果看中了应该就会买下来.”

“您一个人没关系吗?我陪..”突然想到那辆被撞飞的婴儿车,朱樱司忙改口道,“不如您告诉我您的联系方式?选购完以后我可以让司机载您回家的.”

“没关系啦,大概还不至于那么多本.”

朱樱司皱了皱眉,专业性的书不比杂志,他想象了一下姐姐大人抱着几本厚厚的书行走在路上的模样,忧心地望向她.

在他饱含忧虑的深切目光下,小杏于心不忍了:“司君,如果我联系你了那就拜托了哦.”

交换了联系方式,朱樱司发现时间也不早了,与小杏告别后,匆匆来到那场可谓之是他心中的阴影的事故发生的红绿灯旁.

朱樱司到达时,等候点还没有人,几趟红绿灯转换之后,才看到一位一边推着婴儿车一边笑吟吟地打着电话走来的女人.

是那位母亲,没有错.

女人看到红色的信号灯停了下来,还在和电话那头聊着.

婴儿的啼哭声依旧嘹亮.

朱樱司紧张得手心都出汗了,看着女人拉着婴儿车的手,心里默默数着.

1...2...3...4..

女人的笑声传来,她的手渐渐松开.

“啊!你要做什么!?”

在女人松手的那一刻,朱樱司立马伸手拉住了那辆婴儿车.

“太太,这里是斜坡,您知道这样松手的后果吗?”他反问道,这位母亲真不是一位合格的母亲.

“这...”女人低下头看了眼地面,显然是才意识到这是个斜坡,如果这位少年没有拉住她的孩子,那后果...

“谢谢你,谢谢.”她急忙感谢道,拉紧了婴儿车的握杆.

信号灯切换成绿色,女人捡起刚才惊掉的手机,电话似乎还没切断,她匆匆回复道:“我回家再跟你聊,在马路上,很危险.”

朱樱司高悬着的心事,可以说是终于放下,他做了个深呼吸,坐在公交站台前的座椅上,时不时拿出手机看看小杏有没有联系自己.

虽然他觉得她不会联系自己,相识不久也能认识到姐姐大人是一位比较独立的女性.

朱樱司心里有些失落,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失落.

如果姐姐大人能更多的信任我,更多的依赖我.

他心里做着大胆的猜想,脑海中已经构想出未来的局面.

“司君,谢谢你,有你在真好.”

朱樱司一惊,双手捂住了发烫的脸.

啊,简直就够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真是太disrespect了,唔,我怎么会有这样的空想.

回到家,电视正在播放着今天的新闻.

“特别新闻报道,就在不久前,老城区的书店前...”

这则新闻他听过,因为事发地离得很近,当时给了他不小的打击.

慢着...老城区,学院貌似也处于那个区域呢.

事发地点的书店...是离学院最近的书店.

姐姐大人去的书店...

心跳扑通扑通地加快,不会吧,应该不会那么凑巧.

朱樱司紧张地拿出手机,拨出了为首的“姐姐大人”.

“嘟...嘟...嘟...”

拨号声有条不紊地一声接着一声,他才放下不久的心随着拨号声一点一点又悬了起来.

“您好,您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朱樱司难以置信地重拨了好几次.温柔的电子女声不厌其烦地回应着他.

骗人...骗人的...

他的心仿佛被人紧揪住了,窒息的痛感充斥着他的身体.

为什么...为什么总是发生这种事...

“管家先生,可以麻烦您送我去一下中心医院吗?”朱樱司不相信,他的姐姐大人不可能那么凑巧遭遇了这种事.

他不知道她的地址,他记得报道上说伤患都已经送去了中心医院.

朱樱司急于确认她的安危,前所未有的惶恐成了他现在唯一的情绪.

姐姐大人,姐姐大人.

我还没有带你尝完梦之咲所有的名产.

我还没有让你见证我实力然后选择我.

我还没有让你完全信任我、依赖我.

我还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我对你...还一无所知...

请给我机会啊...姐姐大人...

朱樱司在心里疯狂祈祷着小杏没有事.

“患者的名字是?”服务台的护士温声细语地问道.

医院浓郁的消毒水的气息萦绕在他的周身,他有些颤抖的说出了她的名字.

“是那位爆炸事故伤患的亲属吗?她的病房在最前面的右手边,现在还在观察阶段暂时不能进入病房探望她.”

听到这个答复,朱樱司的一切好的祈愿都幻灭了.

他跑向那间病房,眼泪早已不知不觉溢出眼眶.

有生以来第一次品尝到如此痛彻心扉的滋味.

心里又不免庆幸,还好那两名伤亡人员里面没有她.

可是他的姐姐大人现在依旧无意识地躺在那里,不知何时才能苏醒.

他应该阻止她去书店的,他明明早就知道那里会出事,可是他没有,他为什么没有及时想起来,为什么没有阻止她!

他明明可以做到的...

“呜、咳咳...呜呼...”他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整个人颓废地坐在病房外座椅上.

他抱住了自己的身体,心底里有个声音祈愿着.

重来吧,重来吧...

再次苏醒已经到了自家床上.

依旧是清爽毫无疲惫的感觉.

朱樱司的嘴角下意识地勾了起来.

他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扫了眼日期.

5月25日.

——————(未完待续)

感谢您的阅读
作者把自己写出眼泪了
心情很沉重
喜欢的话可以期待下篇
结局会是好的,一定

提前祝各位新年快乐

评论(5)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