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害的我

肴栗_深陷高三_无方

坑品一般、慎重关注

【司杏剧情向】明日终始①


轮回梗
私设有
ooc有
脱离实际注意避雷
跳跃较快剧情流需要耐心阅读
慎入

5月25日

对朱樱司来说,这绝对是灾难性的一天.

短暂的上学路途中发生的倒霉事,已经让他郁闷至极.

今天是新学期的第一天,朱樱司早早地收拾好,跟管家很礼貌地打过招呼出门,独自一人来到离家不远的公交站台.

新的开始自然会令人想做一些新的尝试,因为家庭的原因,朱樱司对平民的生活方式一直保持着浓厚的兴趣.趁着这大好的机会,他决定体验一次坐公车上下学是何感受.

一辆又一辆公车从站台前驶过,却始终没有看到自己等候的那一辆.站台等候公车的人渐渐也多了起来,多是上班族,也有学生.他们有的结伴交谈着,有的拿着手机或许是在看最新的报道,也有的坐着打盹.像朱樱司这样专心等车的人倒是几乎没有.

他也不在意,继续专注地盯着公车驶来的方向.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心里不禁有些焦急.

漫长的等待,朱樱司终于看到了自己等的那趟公车.等公车停稳后,小跑着上了车,用公交卡买了票.带着探索的目光新奇地观察着车内的每一处.

因为观察得太仔细,以至于本就稀缺的座位被后来的乘客一一入座,朱樱司只能抓住扶手站着.这让他想起了第一次坐电车,也是站着坐完了全程,那滋味,并不是那么好受.

而随着上车的人越来越多,空间也越来越狭隘.朱樱司皱了皱眉,干脆站在了下车门边的位置,那儿看起来比较宽敞.

又是一个站台,这一次上车的有一位穿着自己学院校服的女生.

是普通科的女生吗?

朱樱司心想,不禁多打量了她几眼.但又觉得一直盯着一位女性是不礼貌的行为,只好时不时悄悄用余光注意着她.

她应该要比自己稍微年长些,学院的校服很适合她,脸上虽然没有太多表情,却让人感觉亲切温和.看起来是一位十分温柔的女性.

那女生似乎也觉得车门边要更为宽敞,竟是站在了车门的另一边.她也注意到了朱樱司身上的制服,对上他的目光似是有些惊讶,随即对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个笑容让朱樱司仿佛有一种被治愈了的感觉,心中对她的好感更甚.于是一直默默留意着她,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第一次对陌生的女性有了「在意」的心情.

“咔嚓”

很细微的一声,差点就被其它车辆的喇叭声掩盖.却被朱樱司警觉地捕捉到了.

下意识望去,居然看见那位女生身旁站着的男人,手机镜头正朝向她的裙底,还煞无其事地假装看风景.

“请立刻停止...”

朱樱司看到这一幕,立马松开扶手指着那男人愤怒地制止,却没有料想司机在这时紧急刹车.

于是很不幸地,他整个人摔在了对面那位女生的身上,手还很不凑巧的,压在了那位女生的...胸前.

在众人不满的抱怨声中,朱樱司怔愣了数秒连忙起身.

女生似是还没反应过来,朱樱司已经满脸通红地对着她道歉了.

“对不起!实在非常抱歉!”

“没关...”

“小兄弟的演技真好啊,你对这小姑娘做了什么,我可是全部都看到了啊.”

女生刚想回话,却被身旁的男人抢了先.

他听到朱樱司的制止,正气恼他坏了自己的好事,没想到突如其来的刹车居然让他看到了这么戏剧性的一幕.这么好的机会不教训一顿这毛头小子怎么行.

“你!请你立刻把照片删除!你这败类!”朱樱司没想到那男人居然恶人先告状反咬一口自己,愈加发红的脸不知是气愤还是羞窘导致的.

“你在说什么啊,小小年纪不学好,谎话倒是说的顺畅.你刚才假装摔倒,其实是借机揩油非礼这位小姑娘吧.”他说得笃定,听起来煞有其事.立时整个车内的目光都投向了这边.

似是都在看一出好戏,还有些许低声责备朱樱司那么小就学会了做这种事,替他惋惜的观众.

朱樱司气极,但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场景让他无计可施,良好的教养更是让他连为自己辩解的语言都不知如何组织.

他从未与人有过这样的争吵,父母教导他谦逊、礼让,争吵是与他身份不符的下等行为.

那男人看朱樱司只是红着眼圈瞪着自己,心中更是得意,添油加醋道:“你也还是个学生吧?居然做出这种事,你的爸爸妈妈在哭泣啊!”

听了男人的话,乘客们竟也一一附和.

“是啊!怎么对得起你的父母?”

“一看就是没有父母教导才会变成这副模样.”

“我今天回去一定要告诉我的儿子绝对不能做出这种事.”

“看着还挺贵气一孩子,居然做出这种事.可惜了.”

朱樱司忍受着各类不友善的目光和言论,只是抿着唇不啃声.

让他最为难受的不是被众人误解、责骂,而是自己想要帮助的那位女生,她看向自己的目光中,也带着质疑.

朱樱司在学院前边的公园站台就下了车.

一个是车上的流言蜚语以及那个污蔑自己的流氓脸上轻鄙的笑容,着实让他承受不能.

另一个是,他可不想让那位同校的女生知道自己这样懦弱的人,居然作为学院偶像存在的.

真是糟糕的早晨.

到达偶像科的大门口时,上课铃声也一同奏响了,他,朱樱司,在开学的第一天,迟到了.

不过这貌似还不是最糟的,更糟糕的是,他的书包裂了一个口子,里头装钱的皮夹不翼而飞了.

就连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惨案,他都不能确定.

八成是在那辆公车上.

朱樱司拍了拍脸,安慰自己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快步进了教室.

门老师看到迟到的人是朱樱司,有些意外,批评了几句便让他入了座.

朱樱司坐下后,还是不禁回想刚才的情景,明明是那流氓的过错,却因为自己的不善言辞反倒被污蔑,归根结底还是自己不够成熟,才让人有机可乘.

“朱樱,朱樱.”

深刻反省自己的朱樱司这才听见门老师的点名.

“你今天状态很不好,快速调整自己的不良状态也是艺人必备课程.”门老师皱着眉严肃地说道,平日里比较省心的学生在新学期的第一天居然是这种状态,真让人苦恼.

“是,非常抱歉.”

“作为一年级代表接待新来的制作科转校生的工作就交给你了.相关的资料下课后我会给你.”

转校生?制作科?

“好的.”朱樱司有些疑惑,但还是点点头接下了这份工作.

临近中午,朱樱司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转校生.

“是你?又见面了.”

“您..您好!我的名字是朱樱司.”完全没有意料到,新来的转校生居然是今早公车上的那一位女生.朱樱司的脸又红了,想到自己最丢人的一面居然展现在了她的眼前,酸涩的滋味又涌上喉口.

“你好,我是作为制作科的学生转来这所学校的小杏.”小杏点点头,也介绍起了自己.

朱樱司安静地听完,带着小杏熟悉了一圈校园环境,最后把手中的资料递给她:“这是一年级的学生偶像的档案,门老师嘱托我转交给您.”

“谢谢你.”小杏脸上依旧带着和善的笑容,让人感觉很温暖.

“不客气.那个..制作人学姐,今天早上的事,很抱歉.”朱樱司低着头,不敢直视她.

“没关系,你不是有意的对吗?我大概也明白了是什么情况.你没事吧?他们的话别往心里去.”

没想到最后反而被小杏安慰了,朱樱司心里更是惭愧.

“已经这个时间了,一起吃饭吗?”

女性的邀请,作为绅士的他自然不好拒绝,可是他...

到了餐厅门口,朱樱司尴尬地掩着唇咳嗽了两声:“对不起,制作人学姐,我的钱包今早被steal了.”

他坦然地陈述了事实,并不想因为面子就对转校生撒谎.

“没有关系,放轻松放轻松,这一顿就当你陪我熟悉环境,我来付款就可以了.”小杏其实一直就看出来朱樱司面对自己的时候异常紧张,莫名尴尬的气氛让她也紧张地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朱樱司点点头,俊秀的眉却皱得更深了.

真是太ashamed了.

下午才得到通知,作为制作人的小杏会在礼堂选择新学期第一场演唱会的演出组合,为其策划、准备,正好也利用这个机会将小杏介绍给偶像科的所有学生.

朱樱司心里有了个不小的计策,自己所处的Knights是个极端个人主义的组合,经过一个学期的相处,他完全意识到了组合里的几位前辈有多么“崇尚”自由,如果能联合制作人的管理企划,或许几位前辈会把心思放多一点在组合上面,这也有利于组合的发展.

三思过后,他决定一定要拿下第一次演唱会的演出权.

“鸣上前辈,真的没法contact到濑名前辈和朔间前辈吗?”计划是完美的,但状况是层出不穷的.礼堂外,朱樱司皱着眉头看着同样无奈皱眉的鸣上岚.

鸣上岚摇了摇头,对于组合里末子的提议明明非常感兴趣的说,可惜自家组合的前辈都是些麻烦的角色.

“中午人家跟泉桑打招呼的时候,好像有听到他说下午模特工作室那边有工作要交给他,他明明还很不高兴地拒绝了,现在却连电话都打不通.”

“小凛月现在这个时间,应该在校园的某个角落睡觉吧,就凭我们的话,不可能找到的.”

鸣上岚叹了口气,现在礼堂里来的组合到齐的也不多,不过一年生倒是都来齐了.

小司司,太刻板的话,可是给我们增加了不少的竞争对手哦..?

最后全员到齐的组合也只有任何活动都是五人齐全的流星队、双子组合2Wink、全是二年生的Trickstar以及学生会副会长为首的红月.

小杏在两位老师的带领下和所有人都打了个照面,她的话不多,更多的是听老师的介绍或是众人的自我介绍,时不时还会拿出小本子来记录些东西.

全员到齐的组合自然是比连人都没到齐的组合被选择的几率更大,小杏最后选择的是新星组合Trickstar.

刚组建不久的组合,全是二年生,组合里有三位是同班同学,同龄人间的交流也会方便很多.这位新来的女孩子很聪明呢.让人家有点期待这所学校在将来会做出什么样的变化了.

听到结果的鸣上岚扶着下巴笑吟吟地看着那位制作人,身旁的朱樱司却是眼睛瞥向一边沉思着.

“别那么失落啦,小司司为Knights着想的这份心意,人家都体会到了哦.”鸣上岚拍拍他的肩,安慰道.

“谢谢鸣上前辈,但是这一次是我的fault,如果我能早一点通知到濑名前辈和朔间前辈的话,或许能够change这个结果,为Knights争取到这次机会.”眉头一直紧皱着的朱樱司在最后得出了这个结论.

“怎么能怪小司司呢,你已经很努力了.既然这件事的结果已经定下了,就不要再为它苦恼了,答应人家哦.”鸣上岚觉得有些头疼,懒散的前辈和格外认真的后辈,这样搭配的组合让他处于中间的立场时常感觉心很累.

不过并不讨厌就是啦,努力的男孩子他可是最青睐的.

“对了小司司,商店里新进购的甜筒你尝过了吗?味道很不错哦,走,人家请你吃♪”鸣上岚岔开话题,拉着朱樱司离开了礼堂.

放学后,朱樱司低着头一边思考一边朝着公园的公交站台走去.

以往他并不太相信运气这种东西,但今天他的确是倒霉到了极点.

不过只是开始,日子还久着呢.

他这么安慰自己.

自我调节了一番,朱樱司重拾了信心,心情也明朗了不少.抬眸发现,不知不觉已经离站台只剩下一条斑马线.

现在是下班期间,马路上的车流也多了不少.

和他一起等着红绿灯的是一位女士,她的身旁有一辆婴儿车,阵阵稚嫩的哭声从内传出,而那位母亲正在和电话那头有说有笑地聊着.

大概聊到了兴奋的地方,她笑了起来,松开拉着婴儿车的手掩住了脸.

突然,谁都没有意料到,那辆婴儿车竟是顺着斜坡滑了出去.

朱樱司的呼吸也跟着停滞了,大脑一片空白.

“啊!宝宝!”

惨案仅仅在一瞬间发生.

碰撞的声音,紧急刹车的声音,女人痛哭的声音,救护车的警鸣声.

再也听不见的,是那孩子的哭声.

朱樱司失了魂,瞪大眼睛怔怔地注视着那一片血迹.

泪水不自觉地淌出,顺着他白皙的脸庞流下.

怎么会?

怎么会?

就在刚才,他还听见了那孩子慷锵有力的哭声.

虽然素未谋面,但他能感受到那孩子鲜活的生命.

而只是一瞬间,那条鲜活的小生命便被赶来的医生蒙上了白布.

他明明,明明可以拉住那孩子,明明可以的.

他离那辆婴儿车仅一人之距.

只要伸手,他就能拯救那孩子.

朱樱司蹲下身,捂着脸痛哭着,嗓子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亲眼目睹一条生命的逝去带给他的冲击太沉重了,他痛恨自己没能及时拉住那辆婴儿车.

这一刻,朱樱司真正意识到了自己的无能.

维持秩序的交警发现了路旁蹲着的少年的反常,看他的状况一定收到了不小的惊吓,询问了少年的家庭地址,送他回了家.

少年好不容易开口时,嗓子嘶哑的让人心疼.

“特别新闻报道,就在不久前,老城区的书店前,一辆非法停卸的油车意外发生爆炸,造成书店内及周边两人伤亡,十余人重伤的严重事故...”

朱樱司无神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电视上正播着沉重的新闻.

伤亡...事故...

生命,当真是无比fragile.

不知不觉,眼泪又落了下来.

朱樱司从没有那么无措过.

他恐惧极了,他觉得自己很无用,他搞砸了一切.

他对付不了公车上的流氓,注意不到偷自己钱包的小偷,也不知道如何与制作人相处,更无法领导自己的组合,甚至于眼前的幼小生命都无法拯救.

真不甘心,我真像一个coward.

泡了个热水澡后,紧绷的神经终于得到了暂且放松.

朱樱司躺在床上,目光无神地注视着天花板.

如果,能重来的话,重来一次.

一定能改变这糟糕的开始.

朱樱司在闹铃声响起前便关闭了它.

他的生物钟很准,一向都能醒来的比设置的闹钟还早.

睡了一觉的感觉很清爽,仿佛昨日的种种都不曾经历.原以为会酸涩的双眼,完全不觉疲惫.

朱樱司爬起来做了个深呼吸.

今天又是新的start,忘了昨天的不幸吧.

穿戴好后出了房门,管家已经和往常一样在餐桌前等候自己.

今天的早餐是和昨天一样的吐司.

朱樱司有些意外,在自己家一般情况下,不会连续两天出现同样的餐点.

不过也不是不能接受,他很喜欢吐司搭配chocolate酱.

“少爷,所需物都已经为您备好了,路上请小心.”管家见朱樱司吃完,及时地将书包递上.

“谢谢,司机先生呢?”

“您昨晚不是说,今天要体验公车上下学吗?”“请问...今天是几号?”朱樱司按耐住内心跃起的兴奋,期待着这个答案.

“五月二十五号,您第一天开学的日子.”睡迷糊了吗?少爷很久没犯迷糊了.管家笑呵呵地回答.

似是不相信,朱樱司拿出手机打开了日历软件.

5月25日.

——————(未完待续)

感谢您的阅读
喜欢的话可以期待下篇
请司妈不要着急查我的水表

评论(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