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害的我

肴栗_深陷高三_无方

坑品一般、慎重关注

【英杏】最美的乐章

#英杏#旧文存档
ooc致歉

我也曾听过最美的乐章,那是很年轻时候的事了.



那时候他是全校最强组合的队长,而我是学院唯一的制作人.

我负责给学院所有组合的演出做策划.绝对中立的立场吗?看起来大概是吧.可为什么当他被打败之时的我,现在了胜利的ts队列之中?我不知道.

我甚至没有注意到他看到我奔上舞台时,眼底暗淡下来的光.

“杏比起成为我的皇后,更愿意作为他们的女王吗?”

那场演出之后,他进去了长期休养的状态.

医生说,他不能再登上舞台了.也就意味着,他不能再登上属于他的王座.

他依旧保持着优雅而完美的笑容,耀眼到我无法直视.

我不知道那份愧疚之感从何而来,也无法解释面对他时的心痛.于是选择用「弥补」当作借口,留在他的身边.



“杏好久,没有对我笑过了.真寂寞呢.”

某个下午,我推着坐在轮椅上的他散步时,他说道.

“杏喜欢我吗?”

心跳骤然加速,那是当然的吧...

“我很喜欢杏你呢.”

他突然牵住我的手,我吓了一跳.

“你还在认为,那场演出我输了吗?”
“某种意义上,胜利的依旧是「皇帝」哦.”

“「皇帝」只是用了很低级的「等价交换」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宝藏.”

“杏现在,心里想的是我,对吗?”

“哼哼哼~他们彻底输了呢.我离最后的胜利,也只差最后一步了呢.”

我看着他缓缓站起身,随即注视着我单膝下跪.

话语传入耳中,哽咽着,喜悦着答应了他.

戒指套入我的中指,他那时的笑容和怀中的温度,我至今还铭记于心.



我从没想过,他会有把谋略用在我身上的那么一天.

“为什么要解散fine!这不是你啊!被打败了以后就要一直挫败下去吗!”日日树的声音从病房传出,很痛苦,很不甘,不同于往日无忧无虑,令人愉悦的语气.

“我会用这条性命去守护fine的,你一定要好好看下去!”

日日树走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两人的争执.

“一定很讶异吧?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fine现在的地位如此危险,我却不能回去了,我也不想看到涉为难的样子.”

“杏也觉得我的做法不太好吗?我还有另一个方案,但是要辛苦杏你这位梦之咲首位制作人了.”

“答应了吗?虽然你这么说,但我还是希望让你更多的依赖我,我可是男人哦.”

“谢谢你,杏.”

他抱住我,在我耳边轻喃道.

一直被照顾,偶尔让他依赖一下我的感觉,也很不错呢.

我这样想着.

“要走了吗?”

“没有杏酱照顾的话,稍微有点不习惯了呢.”

“杏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哦.”

“我会好好的在这里等你.”



全新的fine的巡演行程,开始了.

虽然走前再三和医生核实了他的身体状况没有什么问题,但还是忍不住担心他.

他有好好吃饭吗?

有好好休息吗?

有没有又在进行一个人的棋局?

半夜是不是又悄悄起来练歌了?

是不是又重复观看着fine的演出CD?

会不会在没人的时候强迫自己重新站上舞台?

会不会又因为自己连站立都坚持不了多久而生气?

会不会再次产生厌恶自己的想法呢?
会不会难过?

会不会寂寞?

会不会想我?



三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巡演很成功,虽然没有让fine回到最初的顶端,但也收获了不少人气.

只是这几天日日树的精神状态十分不正常,虽然他本身就很少「正常」过,但他这几天,实在太过正常了,经常一个人静坐很久,一言不发.

却又在半夜吟唱着同一段歌剧,很久,很久.听起来像是在为谁送别,悲伤却婉转.

终于要回去了,心里有一丝异样的感觉.

他已经一个礼拜没有和我联系了.

猜测了所有能预料的结果后,我冷静的不像话,除了独处时控制不住的泪水,一切都如常.

早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天不是吗.

「杏,好好照顾自己.」

你早就计算好了这一步对吗.

「我会好好等着你.」

大骗子.



他的葬礼举办的很隆重,隆重到让我觉得自己微乎其微.

他的母亲一声不吭地哭了很久,却只是伤心,看不见不舍的神情.

日日树在墓前重新吟唱起了那首歌剧的曲调.

fine的各位看着他们曾经的「皇帝」.
小桃李成熟了很多.

“英智为我留下的fine,就算舍弃这条性命,我也会让它重新站上顶端,「皇帝」的称号,永远属于我的fine.”

白鸽轻轻展翅,盘旋在「王座」周围,随着鲜艳的红色花瓣,舞蹈着,舞蹈着...



或许我们都早已接受,死亡的归属对于他,也是一种幸福.



我知道,我的日子也不久了.终于可以找那家伙算账啦.

天祥院英智,你这个大骗子.

这回真是要好好等着我了.

我拿出那枚镶着宝蓝色钻石的戒指,颤抖着重新戴上.

这枚戒指很美,就像他的眼睛一样,温柔却炫目.一不小心就令人深陷其中.

我一直不舍得让人看到它,因为他,是属于我,一生的宝藏.

这场低级的「等价交换」,最后的胜利者,是我天祥院安子才对.


(完)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