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害的我

咕咕…咕咕咕咕……

〔佣空〕点我看佣兵奈布的撩妹教程


佣兵x空军
私设成堆请注意
全部都是瞎编的,考据党请绕道
大概是小甜饼
前文走这里

————————————

玛尔塔是法役空军营中唯一一队女子军的幺子。

常有人说新兵蛋子总是要被老兵压榨的,可玛尔塔没有,她刚编入这支队伍,就成为了队长的重点培养对象,其她队友也对她照顾有余——直至死前,她们还在极力保障玛尔塔能活下来。

大家对她很照顾,所以玛尔塔也竭尽所能的回报,她训练刻苦,努力研究战术,吸收她们交给自己的新知识。父母来探望她后,玛尔塔总是在第一时间就把他们给自己带的吃食与众人分享,这时候的大家看起来比她还开心。

玛尔塔为军五年,在十三位前辈的带领下,立下军功无数,也在生死线上蹋了好几回。

她能区区落下眉角的伤痕,这还多亏了听见子弹破空而出之声的莲。扑倒玛尔塔的瞬间,子弹也穿过了莲的肩膀——玛尔塔听见了血肉被穿透的声音。

“圣母玛利亚,痛死我了,下次绝对不救你了。”失去意识前,莲嘴里念叨道。

玛尔塔主动照料她至伤口痊愈,她知道莲惜命如金,这次却为她挺身而出,玛尔塔感激又感动。

莲和队里成员的关系最不好,她先于玛尔塔两年加入队伍,大家却未对她像玛尔塔那般照顾,相反对她并不客气。就连她受伤,大家也不大上心,问候了几句便各忙各的去了。

莲亦不屑和她们交集,她时常教导玛尔塔别像她们一样死脑筋,几个女人拼了命地保家卫国能得到什么?功劳总是算在男人身上的,无论何情何景、古今中外。

“逃兵并不可耻,必要的时候,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命重要,玛尔塔,你得牢牢可记住这点。”

玛尔塔总是不爱听她的话,自她从军以来,革命家的使命感就已经融入了她的骨血,她早就做好了为国捐躯的准备。

直到那一个雾天的黎明,玛尔塔明白了自己的天真。

看似普通的一次空巡,不知在何时危机四伏,队长刚察觉出不对劲,却发现敌军的战机已经包围了女子军队的战机。

“全员注意,随时做好坠毁准备。”队长不慌不忙地在驾驶室指挥道,书记却大喊不妙。

“队长,我们的降落伞包都不在飞机上,只剩下储备室的一个备用伞包了,怕是…”

“我知道了,去叫玛尔塔背上,尽快。”队长脸色一沉,心中一片清明,该来的总会来,那群家伙就是一群畜牲,“先别告诉她为什么,把最近的情报整理都给她,其余成员各就各位,只能搏一把了。”

玛尔塔不解地站在机舱口,为什么只要她一个人临时迫降,直觉告诉她,一定出事了。强烈的不安感席卷在她心头,她抱着资料冲进了驾驶室。

“队长,发生什么了,为什么只要我一个人走。”

队长正好从驾驶舱走出,她要指挥工作,不能专注驾驶,便换了人。

“玛尔塔,莲的话是对的。”似是感叹,队长深呼了一口气,难怪那Salope今天告病不参加巡视,“我们已经被包围了,并且……”

索性都告诉她,玛尔塔是个绝对服从命令的好士兵。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要不我…”玛尔塔拧眉。

她打断道:“这不是你该思考的,你的任务是带着情报回到总部。”

“队长,扫描到三点钟方向导弹发射征兆。”驾驶员传话道。

“听着玛尔塔,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能死,唯独你不行。”队长急忙把她推向机舱口,眼神复杂又柔和,“你必须把我们收集的军情提交给总部,你还很年轻,以后大有所为,最重要的是,你还有父母在等着你回家。”

“玛尔塔,你是一个好士兵,所以,快走吧。”说完,她把玛尔塔推下了战机,在她满目震惊地注视下,朝她敬了一个标准至极的军礼。

——————————————

玛尔塔安然无恙地回到了总部,她的耳边还回响着战机爆炸的轰鸣声,空气中也还似弥漫着骨肉烧焦的气味。

内心没有想象中的痛苦,玛尔塔冷静极了,她甚至觉得自己太过冷血。

她在递交情报的时候遇到了传说中病得起不来的莲,她穿着玛尔塔从未见过的一天红色长裙,正被秃头校尉搂着纤腰,摸着大腿。

她说:“对不起,我是间谍。”

为什么降落伞包会全数失踪,为什么敌军在炸毁女子军机后立即被歼灭,为什么她落地后会立刻有人接应……一切不言而喻,答案比俄国二月的冷风还要刺人。

她突然哭出了声。

——————————————

“奈布,你知道吗,直到她们都牺牲了,我才知道。”玛尔塔的情绪已经平复下来,她喝了口奈布递给她的水,温度适中,透着甘甜,她接着道,“原来她们都是被抛弃在孤儿院的女孩,路过的将军看准了她们无处可去,带回军营后只训练了一年半,就将她们推上了战场。”

“三十多个女孩,只有十二个,也就是我的战友们在那场魔鬼训练下坚强地活了下来。”

“可偏偏他们看不起女人上战场,老将军死了以后,那个秃头校尉为了军功,利用女子军队作为诱饵,侦查出了敌方阵型。”

“他确实是立了大功,用我同胞们的骨血换来的显赫!”说到这,玛尔塔愤怒地将杯底摔在桌面上,“我的队长她立功无数,到死却只换来一个少校的军衔。”

“那些军勋不是你的?”奈布诧异,全然没想到法空军的军序如此浑浊不堪。

“嗯,那不是我的。”玛尔塔惊讶他居然看到了,却也冷静,手中握着的茶杯,那热度让她心安,“他们留给我的,只有一纸退役证书。”

“那个秃子叫我陪他睡觉,就给我安排文职工作。”玛尔塔每每回想这事都有种作呕的感受,这就是她讨厌秃子的原因,“我既不想做文职,更不想和他睡觉,于是主动申请了退役。”

她是军校出生,任期和功绩早就达到了指标额度,正常情况下她完全可以回学校顶个教官的头衔啥也不干。

可她厌倦了这污秽的环境,她想拥有一架自己的飞机,带着队友们四处游历,她们从未好好看过这个世界。

——————————————

“奈布,木头脑子,你还在听吗?”玛尔塔打开了话匣子,就忍不住絮絮叨叨了许多过去在女子军队里发生的琐事,转过头发现奈布低垂着头,似是睡着了。

玛尔塔撑着头看他,心情突然好了不少。他今天一定累坏了,草草处理了伤口,就听她念叨到这个点。

她突然想起不久前自己情绪崩溃,这个木头脑子一秒前还一本正经,看到她的眼泪后手足无措又假装冷静的样子。

傻!这是指他。

她伸出手,比了个枪形,朝奈布的胸口发射了一记空气子弹。

真傻!恍惚察觉自己现在做的事,玛尔塔不禁老脸一红,后又不屑瞪他一眼。

闷葫芦一个,什么都瞒着她。

玛尔塔侧过头,看他毫无防备的睡颜,突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不怀好意地笑了。

“今天先见识一下你的庐山真面目~”玛尔塔轻声道,蹑手蹑脚走到奈布身前,仿佛对待稀世珍宝一般,轻轻拉下了他连帽衫的帽子。

发量浓密,发际线几乎不可见,不过为什么…看起来有点爆炸头的倾向?

不过爆炸头又怎么样,跟秃子比起来根本不是问题。

玛尔塔没来由的有些小庆幸,甚至挑了挑眉。

端详了半分钟,默默帮奈布把帽子扣了回去,心中了然,难怪他帽子从来不会掉下来,全靠头发撑着呢。

终于也发现了你的秘密,扯平了。

玛尔塔心情大好,找来了一张毛毯披在睡熟的他身上。

随后满意地打了个响指,红唇一勾:“Bonne nuit,佣兵先生。”

待脚步声远去后,奈布默默睁开眼,眼底一片清明,他揉了揉脖子,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摸着帽子朝自己房间走去。

一路微勾的嘴角证明了他此刻心情极为不错,他吹灭油灯,在一片漆黑中对着某个还亮着灯火房间的方向,轻声道:

“晚安,空军小姐。”

————————————————————————————————(未完待续)

感谢阅读
这章主要是讲述玛尔塔经历的过渡章~
小空军退役后的头一遭
喜欢请不要忘了红心评论推荐一条龙
您的评论会是我更新的最大动力!




评论(4)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