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害的我

这个人很懒…不想写介绍

黑水晶受到惊吓的365天


ooc归我
对话流
小甜饼
终极形态的月法
又名《法姓某人的爬床日常》




————————————


【白粉】

某天巡逻完后回到房间休息的两人。

“黑水晶啊,你尝过白粉的味道吗?”

“你怎么又跟进来了。”黑水晶皱着眉瞪了法斯一眼,爬上床蒙上毯子,用后脑勺对着他,“经常,毕竟每次要往身上扑的白粉量都异于常人。”

“那还真是不寻常呢,是什么味道?”法斯在床位坐下。

“很…你自己去尝尝不就知道了?”

“诶?可以吗?真的?”

“不要说的好像有人能拦住你一样。”

“那…”多谢款待哟。法斯蹑手蹑脚移到黑水晶的身旁,俯下了身。

感觉到某处柔软划过了自己的后颈,黑水晶一阵恶寒,跳了起来质问道:“喂!你干嘛舔我的脖子!?”

“味道真不错呢,甜甜的。”法斯一边捡起被黑水晶的动静震下床的小白玩偶,一边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

“谁问你感想了!超恶心的好吗!”

“不要生气嘛~你身上的粉多呀,专程去露琪尔那里,会被他解刨的~”见黑水晶还是一脸不爽,法斯干脆用合金缠住了他的双腿,头埋在上面蹭了蹭,“原谅我原谅我原谅我原谅我,我让你舔回来好吗?虽然因为合金的关系,味道可能没有你的纯正,但是…”

“我才不要,给我放开我的腿,你这色鬼!”


——————


【玩偶】

黑水晶刚睡醒就看到了从他房间窗户下来的法斯。

“蕾特蓓说要做些玩偶做冬眠的装饰,所以我做了这个。”被抓包的某人面不改色地递给床上的黑水晶一团东西。

“这是什么?虫子?”黑水晶皱眉。

“不对,是你常见的。”

“小白?”完全不像。

“…不对。”

“蛞蝓?但是这个颜色怎么也…”黑水晶突然顿悟,看向已经坐在他床上的法斯。

“……”法大爷万分期待地抿着唇。

“……”双目对视,直至黑水晶两边眉毛完全挤在了一起,他才艰难地问道,“…这不会是你吧?”

“满分~不过猜了那么久才答对,黑水晶你要不要让露琪尔给你做个检查?”

闻言,黑水晶把怀里的“法斯”一把丢向法斯的胸膛——头是拉碧斯的,他不舍得。

玩偶在半途中就被法斯轻巧接过,他注视着那个丑陋的、分不出眼睛和鼻子、也没有一处是对称的玩偶,轻轻道:“请善待他哦,这可是最初的,我的样子。”

“法斯”再次被递回黑水晶面前,一根线缝成的嘴,笑的像是在哭。黑水晶心情复杂地看了一眼一直保持着微笑法斯,接下了,动作比一开始轻柔了不少,嘴上却依旧咄咄逼人,“这么丑,你不要颠覆我对法斯的认识。”

“哼哼,这样的话,即使我不在他也会陪着你的。”

“你在说什么,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真饥渴啊,黑水晶你。”

“要你管。”


——————


【睡衣】

自从黑水晶默认了法斯的爬床行为,他已经很久没有爬过窗户了。再次用合金变化成了钥匙的形状,打开了黑水晶的房门。

今天比平时更早过来,可以欣赏一会儿他生气的样子了呢。轻轻关门法斯心想。

刚转身却被一团白布糊了一脸,还带着白粉特有的清香。朦胧中,法斯看到身影飞快地跑上了床。

好像,正巧来对了时候。他美滋滋地想,却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换衣服。”

知道的话我一定来帮你换。

法斯面带歉意地看向床上的人,脑子里却在想象着那个画面,光滑的脊背,纤细的腰肢,平坦的小腹…拉碧斯的头储存的干货可真多。

“法斯,你鼻子流出合金了!好恶心!”

明天他一定要换锁!


—————


【磷叶石】

白天睡太久,夜里反而有精神了。深知这种变化是因为什么的黑水晶躺在床上,正凝视床头的玩偶,但意识却集中听着参杂在午夜的蝉鸣声中,显得格外突兀的金属摩擦声。

“咔哒”一声清脆,法斯再一次破解了黑水晶刚换上的新锁。

“每天顶着拉碧斯的头做坏事,他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黑水晶无奈地瞪了眼推门而入的法斯。

“我就是拉碧斯哦。”

“…你如果是拉碧斯的话,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哦呀?相当残念呢。”法斯熟练地在床尾坐下,恶趣味地把他的毯子往下扯了扯,对他的回答似乎并不满意。

黑水晶一把扯回毯子重新盖上,翻了个身不看某个流氓,语气变回了嫌弃:“因为我很不喜欢其他人随意闯入我的房间。”

“也包括我吗?”法斯随意地在床沿躺下,黑水晶感觉到身后的人多了几分莫名的愉悦。

于是他回头瞪着法斯,不悦地反问:“难道我能阻止你?你干脆把床位搬到这里来算了。”

“好啊好啊!”法斯的眼睛里闪着光。

“想的美。”黑水晶无情打断完,又背过身去了,顺手还捂住了颈项,“因为你是法斯我才勉强能忍受你的为所欲为,但你可不要给我得寸进尺。”

“太感动了,我可以抱着你睡吗?”说着这话的法斯已经伸手缠上了身前人的腰,又凑近黑水晶舔了舔他脸上的白粉——就像远古生物圈养的宠物表达喜悦时的动作。

防不胜防今天又被舔还跑不掉的黑水晶暴躁地把能够着的小白玩偶通通砸向了法斯。

“滚回你的房间去!”


——————


【结婚】

“远古生物有一种叫做‘结婚’的习俗,听起来很有趣。”法斯今天又翻出了一本有意思的书,迫不及待地和黑水晶分享,“大致内容就是,嗯,找到一个合适的搭档后,完成叫做‘婚礼’的仪式,然后永远都在一起战斗。”

“……”黑水晶鄙夷地看向法斯,他怎么记得拉碧斯可不是这么介绍的。

“永远和同一个人组队,我还没尝试过呢,时间太久应该会感到厌烦吧。”法斯难得的陷入了沉思。

沉思的时间太久,久到黑水晶已经进入了浅眠。

“黑水晶,要和我试试吗?”法斯突然问。

“什么?”黑水晶不耐烦地回答。

“和我结婚呀?”

“随便,反正…”突然清醒,黑水晶发现自己睡袍的领子又被拉下了一半,气愤地拉好后,他反手一个小白砸了过去,“谁要和你这个头都不是自己的人结婚。”

“我找回头之后就和我结婚吗?”法斯满是期待地问。

黑水晶见状,挑了挑眉略微犹豫了一下,饶是觉得不可能了,便点了头。

“你可不要反悔哦?”法斯严肃地发问声中,带着几分笑意。

或许是为了表达他的喜悦,他又舔了黑水晶,这一次是唇上的白粉。

黑水晶恼怒地擦着唇,这家伙果然知道结婚的真正含义,还忽悠他什么组队。

不过,他的头能快点找回来就好了。




————————————


(某作者):这样信心满满,头真的能找回来吗?
(某法):不确定呀,也许不能吧。
(某作者):??!那你骗小黑??
(某法):我就是想亲他找不到借口呀。不要告诉他哦?
(某作者)〔点头点头点头〕


————————————


感谢阅读!
写得不好请多包涵❤️
喜欢的话不要忘了红心
评论大欢迎!!
磷黑我吹爆!!!
这对太好嗑了wwwwwwww!!!!

评论(14)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