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害的我

肴栗_深陷高三_无方

坑品一般、慎重关注

我亲爱的小先生(1)


CP为泉杏

OOC、私设颇多

大概会是短中篇幅的连载(keng)

关键词:先苦后甜,破镜重圆

预祝食用愉快

——————————————


小杏向濑名泉宣告离婚的决定时,他看着挺淡然。


除了微微拧起的眉,没有其他的情绪表现。


小杏偌大双眼里闪烁的坚定,他看得一清二楚。所以他没有出口阻拦或是拒绝,只是与她对视了片刻,不可见地抿了抿下唇,点头同意了她的决定。


执意分开的人,他留不住,也没必要留。


见他点了头,小杏反倒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文了,男人的淡漠让她心里涌出了一小股复杂,堵得慌,却也释然。


心细如濑名泉,他早就发现了两人之间越发厚重的隔阂吧。


窗外,红霞铺满了逐渐昏沉的天空,像极了两人第一次坦诚相待的那日,只是那时,她脸上的红远赛过了这云。


可此时的小杏无暇欣赏,她坐如针毡。


她知道泉还有话要说,心脏跳得飞快,既期待,又抗拒。她怕她听完,或是再坐久一点,自己就后悔了。


空气很静,小杏攥紧的手心已经冒出了汗,选择等他出差回来方面说清楚的时候,她就猜测过他会有什么反应。


她不是没肖想过濑名泉拒绝她的离婚提议,毕竟两人也曾甜蜜过不短的时间,更是拥有了爱的结晶,但现实问题还是让她选择了放弃这段婚姻。


他和她之间,已经缺失了最重要的东西。



***



濑名泉发现小杏对自己没有热情的时候,是在今年的三月初。


鸣上岚的生日宴会结束时,已经是深夜一点了。本该一齐离场的濑名夫妇,此刻只有小杏一人等候在酒店门外。


三月的天还有些凉,她却只穿着露膝的短裙和一件薄薄的披衫,安静地站那,时不时拢拢那件几乎没有御寒功能的披衫。


小杏握着手机,专注地看着手机屏幕,犹豫着要不要通知泉来接自己。


她喝了酒,不能开车。可一想到男人昨晚忙着公司新季度的安排,近三点才睡下,今早准备一起参加岚的生日party,刚出门,助理就通知他,重要的合伙人今天行程刚好有空隙,合作可以提前商谈,他面露歉意,却还是选择了公司。


小杏理解他,可心里的郁闷不是“理解”就能消除的。


好像,自从他成立了他的摄影公司,很多东西都悄然变了,她想。


先发条短信问问他吧。小杏不经意地舔了舔大拇指的指甲盖。


「你睡了吗?方便来接我吗?」


编辑栏里,她输入完,觉得有些暴露情绪了,皱眉删除干净,重新输入:


「睡了吗?我喝了点酒,你来鸣君定的酒店接我好吗?」


再次皱眉,他不喜欢自己喝酒来着。


「睡了吗?我有点累,你来接我好吗?」


这样是不是太矫情了,小杏咬唇。


「睡了吗?我…」


最后小杏还是没通知泉,请了代驾开车回家。


车迟早还是要开回家的,何必来回几趟。她安慰自己。


第二天,大致是喝了不少酒又吹了许久的风,小杏躺在床上,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本能地想唤丈夫帮自己找点药,或是倒杯水。


而身旁,却没有她心头系着的那人。



***



就在小杏已接近极限时,泉开口打破了寂静:“想过小泺怎么安排了?”


“嗯。”既然下定决心离婚,小杏自然不会忘了孩子的问题。


说起来,他们那么仓促的结婚,可不就是因为这刚开始鹦鹉学舌的小家伙。


查出怀孕的时候,小杏和泉才恋爱不到半年,当天泉就拉着她去办理了结婚手续。


她正沉溺在即将做母亲幸福中,旁的一切都忘了。回过神来已经傻乎乎地签完了那张薄薄的纸张。


那日起,二十二岁的小杏成为了名正言顺的濑名太太。


只是事前,没有求婚,更没有旁人的祝福。小杏撇撇嘴,望着纸上男人铿锵有力的字迹,又笑了。


好在,有他足矣。


婚礼也因为濑名泉前偶像的特殊身份,没有大张旗鼓,只请了至亲和挚友,在这纯净的小教堂里见证了一位年轻帅气的先生和一位满脸幸福的太太,他们永垂不朽的爱情。


想起当年的自己,小杏暗自发笑,哪有什么是恒古不变的。但她并不觉得自己不幸或是泉有所辜负,托他的福,她享受过了人生最幸福的时刻,还不止一次,这是完全不容置疑的。


他也没做过对不起她的事,甚至连离婚都顺着她的意思。不得不说,她的男人除了嘴巴坏点,真的无可挑剔,对她,更是好到极致。


不能想了,小杏打断自己的思绪,再想就该后悔了。


说到底,只有她一个人单方面地放弃了这段婚姻。



***



小杏感冒的那几天,濑名泉非常不巧的出差了三天,到家的时候,她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


在最严重的第一天,他就已经从电话中听出了她的疲倦,她却说没什么大不了,让他专心忙工作,早点回家。


濑名泉才不信她的敷衍,骂了她句:“笨女人,给我照顾好自己。”


说是骂,小杏听着却觉得嘴里的药都甜了不少。


“我会通知秋蕙大妈今天早点过去,你不要和她客气,难受别死撑,让她陪你去看医生。”林檎秋惠,是濑名泉请来平时打扫卫生的保姆,只在中午和傍晚各来一趟。


泉在电话那头吩咐着,语气有些不耐烦,细听却满是关怀,小杏听着听着,困意就上来了。


嗯,他丈夫唠叨起来的时候,好像吐槽女儿不省心的秋惠阿姨。


电话那头渐渐传来浅浅的呼吸声,濑名泉放下心来,却没有挂断电话。他也不想忙碌,不过为了他的家有个稳定的未来,他想趁现在,一鼓作气把公司搞出点名堂,然后做个美滋滋的甩手掌柜,和她一起溜溜狗逗逗娃。


意外就发生在夜晚,小杏一觉睡醒,迎接她却是死一般的静和仿佛无边无涯的暗,许是因为生病,面对突如其来的孤寂,她顿时发了慌。


“泉…?”无人应答她,于是她大喊,“泉前辈!”


“泉前辈!”


“濑名泉!”


听见细微的呼喊声,濑名泉发觉到不对劲,迅速开了锁屏,返回通话按了免提。


女人带着哽咽的呼喊声清晰地传来,濑名泉只觉得心被什么揪紧了。下午他吩咐了保姆把孩子送到他父母那里,托他们暂时照顾,却忽略了这样一来,小杏就是一个人在家了。


“我就在这,傻女人,哭什么?”他有些自责,在电话这头回着话。


那头的小杏继续固执地哭喊着那个名字,她好想他,好想见到他。


濑名泉又回了几句,她依旧毫无反应,于是他知道了,这笨蛋肯定是没开免提,哭得又那么凄冽,哪里听得到他的喊话。


拧了拧眉,无法放心,他迅速订了回程的机票。


濑名泉再度踏入家门的时候,距离那通惊心的电话不过短短两个小时。


卧室传来低低的呜咽声,濑名泉先是扫视了一圈客厅,确定没有“外来人士”闯入了他的家门,他才拔腿冲上了二楼的卧房。


女人蜷着膝盖,像只被抛弃的小狗,可怜巴巴的。就着昏暗的光线,泉一眼就看到了她红肿的双眼,那里还在仿佛无尽般淌着泪花。心口一痛,他温声上前:“我回来了,杏。”


小杏脑袋浑浑噩噩,听见他的声音却迅速抬起了头,扑进了他的怀中。


“不哭了,我回来了。”泉揉着她的头发,不断重复着这句话,像是让她安心,也像让自己安心。


小杏没有回他的话,在他颈项哭够了,爬起来,愣愣地看他。


男人眼底的温柔和疼惜,她一览无余。见她不哭了,他笑,扯了扯她的脸,嫌弃道:“丑死了。”


小杏破涕而笑,凝视着他的脸,这是她的泉前辈,她的濑名先生,她最喜欢的男人。


她好喜欢,好喜欢他。


轻轻的一个吻,落在了泉的唇上,说是吻,不如说是亲,像是小孩子表达喜爱时下意识的行为。


像是好玩,小杏又来了一下,没有注意到男人变换的神色。


又是一下,第三次。


第四次。


第五次。


记不清第几次了,小杏索性把这人的脸都亲了一遍,到最后扯了扯泉已经嫣红的唇,开怀地笑了。


接着往下亲,他修长的颈项,精致的锁骨,结实的胸膛,平坦略有起伏的小腹。


他终于摁住了她。心里默念,她还在生病她这是病坏了脑子她需要休息忍一忍就过去了等她病好了可以加倍奉还……


好不容易安抚下躁动的心,再睁眼,女人已经把她自己脱干净了。


“……”



***




(未完待续)





感谢阅读❤️

喜欢的话不要忘了红心或评论√

然后是给孩子应聘人设

名字叫做濑名泺(luo)

性别性格都!好!难!决!定!啊!

毕竟女儿儿子都好玩啊!(。)

所以想拜托各位小可爱在评论区发表一些建议,觉得非常可爱的我就直接征用啦😘

再次感谢!

评论(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