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害的我

肴栗_深陷高三_无方

坑品一般、慎重关注

三十位偶像被你拒绝后「黑化」的场景③

三年级篇
黑化篇①
黑化篇②




*重度ooc预警
各种不适应因素存在
相当致郁阴暗
毁三观向,慎入
请自行避雷,务必




天祥院英智【forever】


似乎迷恋上了摧毁你所喜爱的事物。

在你排队购买想要的甜点时,他会在你之前买下店里所有的现货,甚至预订完未来一周全部的货。

属于你的工作被他分配给了新的制作人。

打碎了你从幼时珍重至今的琉璃杯。

在你批判他幼稚行为的话语和眼神下,他把刀尖对准了自己的身体。

“我只想你给予更多目光给我,哪怕是厌恶的、痛恨的、恐惧的,我希望你永远把我这样的恶魔记在脑海里。”






莲巳敬人


你以为每天愈渐增多的工作是偶然吗?

你是否知道你认真工作的姿态最迷人?

美丽到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他脑中变成图像,在笔下变成画作,在每个夜晚变成令人上瘾的禁果。

“一不小心又弄脏了,下次得更加小心,一定。”






濑名泉【captivity】


看样子得了某种臆想症,每天都保持着职业微笑以男朋友的身份伴随在你身边。

为你提包,为你倒水,为你做便当,为你买日常用品,送你回家,邀请你约会,拥你入眠……温柔缠绵的像个追着你不放的厉鬼。

可事实上,你才是啊。

“已经不得不开始思考掩盖气味的麻烦事了,先委屈你一阵子哦?”






羽风薰


这个说着喜欢你的男人,让你用身体体会到了何为真正的痛苦和绝望。

曾光洁无暇的肌肤现在全是红肿的咬痕和发黑的淤青,声音已然嘶哑,下体更是已经麻木。

身前身后的几个男人还在继续。被摆弄出各式姿态却毫无反应的你,用充血空洞的双眼牢牢盯着他的方向。

他静静地坐在床边也在注视着你,一言不发。

或许在等你向他求救,停下这场荒诞,或许在在等你彻底放纵,两人一起堕落。

“蒲公英,是永远摆脱不了风的。”






守泽千秋


他信誓旦旦地说,他会披荆斩棘消灭所有阻挡在你们之间的阻碍。

可在他破开你的胸膛,掏出那颗心脏之时,他红着眼眶,痛苦地落泪。

“可最大的阻碍是这颗心啊……它不属于我…永远也不…它存在的每一刻都让我千疮百孔,痛苦不堪…我仅仅只是想…做你的英雄啊……”






日日树涉


魔术是他擅长的事物中最喜爱的一项,亦是他喜爱的事物中最擅长的一项。

你是他的最佳搭档,在你看来仅此而已。

被拒绝的他依然保持着笑容带上面具,开始为观众演出今晚最后一场表演。

搭档依旧是你,一直以来你都相信他不会有失误,他是最优秀的魔法师。

直到电锯划断你的颈项,斩断你的腰肢,疯狂地把你的身体分割成块状,无声无息。

却被这满地的红玫瑰花瓣掩埋了这场精彩演出最华丽的部分。

“Amazing——★我是你的日日树涉!爱你的日日树涉!感谢各位观看完这出完美的闹剧,祝愿您有个美好的夜晚!”






仁兔成鸣


爱是什么?是情和欲交杂在一起的复杂情感。

他褪下衣衫,在你面前用被称为最完美的身体做出了各种诱人的姿势。

他想说他不是精致的艺术品,他只是可以随你亵玩的玩具。

他分开双腿,一手捏着胸前硬挺的粉红色,一手抚过自己的小腹一直到大腿根。脸色潮红地皱着眉咬着唇:

“真的不…玩玩看吗?”






鬼龙红郎


疯狂让你试穿他新做的衣服,看着他眼底的乌青,你皱着眉头默默接过那一大袋进了试衣间。

在那之后却再也没见过那些衣服。

几次三番皆是如此。

直到某天不小心看到了他妹妹的ins更新:

“哥哥房间里放满了女装,衣柜里书柜上甚至床上都是,简直像变态一样啊๐·°(৹˃̵﹏˂̵৹)°·๐”






深海奏汰


“你听过海底的『声音』吗?”

“嗯?你有『深海』恐惧症?”

“呵呵,没关系哦。”

“我会陪你一起『坠落』到海底的。”

“抱着你和你的灵魂一起,永远埋葬在不可能『转生』的最底层。”

对着还保持着向上伸手姿势被放置在人体鱼缸的你,这样说道。

或许这口人体鱼缸是早就为你准备好的棺木呢。






朔间零


素洁的纯白西餐桌上,盘上放着一块半熟的牛排,和一杯装着猩红液体的高脚杯。

他手握刀叉,耐心又温柔地切开牛排,喂给被绑在桌角的你。

你的不领情让他眸光又暗淡了几分,一口喝完酒杯里的血液,他解开绳子把你抱上了餐桌。

二次利用拿绳子捆住你反抗的双手,掰开你的双腿,他舔了舔唇,直接咬上你的大腿根部。

“吾辈的正餐,从来只是你。”







感谢阅读
这坑我终于填完了
半夜写着写着自己看一遍都后背发凉
希望期待已久的你能满意这场不完美的闹剧
祝愿红心和评论的你永远开心幸福欧气满满w

评论(32)

热度(331)